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贵州 >> 查看内容
贵州

“让非遗成为一种动态的生产力” ——记第二届贵州非遗传承与创新发展主题研讨会

印象贵州网 2019-10-9 01:02 10657 0

摘要:  日前,第二届贵州非遗传承与创新发展主题研讨会在西江千户苗寨泊云·西江酒店举行,贵州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王礼全在会上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此次研讨会主题为“非遗传承与市场化”,贵州省博物馆原馆长、贵州 ...

      印象贵州网讯 (陆勇平“如果我们当代的文化成果和非遗之间存在不可协调性,将使我们非遗的生存环境受到威胁,非遗得不到传承,我们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就会出现变异。”
      日前,第二届贵州非遗传承与创新发展主题研讨会在西江千户苗寨泊云·西江酒店举行,贵州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王礼全在会上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此次研讨会主题为“非遗传承与市场化”,贵州省博物馆原馆长、贵州文博学会会长李黔滨,贵州省历史研究所原所长、多彩贵州旅游研究院院长熊宗仁,贵州民博会专家评审委员会主任、多彩贵州品牌首席专家申敏以及日本京进集团会长立木贞昭等,就贵州以及国内外非遗的保护、传承、发展现状以及市场化运营,分别发表了自己独到的看法。

      据了解,本次研讨会由贵州省文化和旅游厅指导,九瑞控股和丘山学园主办,目的在于汇聚各方资源,搭建一个优质的非遗交流平台,促进贵州非遗的传承和创新发展。

      非遗项目与时代接轨
      非遗与市场化,向来是业界和社会热议的话题。在省博物馆原馆长李黔滨看来,贵州非遗和这个时代有着非常良好的“天然接轨”,比如蜡染、银饰、苗绣等,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有精湛的技艺,有独具特色的艺术审美,不仅在民族内部得到普遍认同,在国内、国际市场上都得到青睐。

      除此之外,贵州的少数民族节日非遗项目非常多,具有很好的开发价值。如今,越来越多地民族节日被当成旅游项目来推广,比如台江的姊妹节,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王礼全认为,非遗不仅是特定的文化符号,更是贵州人民智慧精神的体现,非遗的创造者们通过他们的一针一线绣出通过物化或者精神载体传达出来,形成了开发潜力巨大的宝贵财富。
      不过,在一些与会专家看来,贵州非遗的文创产品在精细化方面,做得依然还不够。
     “我去过日本,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参观非遗博物馆,一条纯手工制作的领带8万元,在我们看来太不可思议了。”铜仁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田建高说。同时他认为:“贵州的非遗项目很多,也很有发展潜力,应正确处理非遗传承、保护与创新发展三个方面的关系,要辩证、统一、联系看问题,不能孤立看任何单一问题,保护是前提,传承是最有效的保护,发展是最好的传承”。
      值得欣慰的是,本次活动的主办方九瑞控股对非遗的保护、传承不仅停留在“坐而论道”上,最近还在非遗基础上研发了两款新的非遗文创产品,一款是名为“三少遗”的古纸蜡染书法和一款“归一”系列的现代剪纸书画。这两款非遗文创产品,均受到了与会专家的高度评价和认可。 

体制机制亟待改变
非遗的保护、传承与发展,离不开顶层建筑的设计。
     贵州师范大学国际政治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岳蓉博士在研讨会上谈到了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问题,她说,法国1790年成立了历史保护委员会,是因为1789年法国大革命对整个社会毁坏度非常高,这个委员会就是为了保护法国巴黎的建筑物。在亚洲,日本和韩国均很重视“人间国宝”项目的推动和实施,让人们注意到有形和无形之间的衔接问题。
     出席此次研讨会的京进集团董事上坊孝次,也谈到了日本在非遗传承上的重要举措。他说,在日本有一个独具特色的词叫做“人间国宝”,国家一般会给这些人每年200万日元(约13.4万元人民币)补助金,当地政府以及“独立振兴会”还会给其研修的机会。
     在日本,文化遗产被称之为“文化财”,物质文化遗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分别被称之为“有形文化财”和“无形文化财”,建筑物、绘画等属于前者,歌剧、音乐、工艺以及无形的技术,则属于后者。
     日本一向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比较重视,在文部科学省下面的文化厅专设了“无形文化遗产保护条约特别委员会”,就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进行提案。日本在“重要无形文化财”的认定上坚守宁缺毋滥的原则,选择标准非常严格。法律明确规定,文化财产持有者同时也应该是文化财产的传承人。
在谈到非遗发展的障碍时,曾担任贵州省历史研究所所长的熊宗仁认为:“我们行政体系的条块分割造成了我们人才、资金等方面的分割。非遗传承更重要的是人才问题,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年轻人沉不下气来,很多传承人经济上比较困难,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很好的突破。非遗的传承和创新发展不光需要民间的推动,更需要政府行业主管部门从体制、机制上创新。非遗传承不是给前人看的,我们不仅要对今天所做的事负责,还要对未来负责。
     九瑞控股董事长张大利从市场的角度针对非遗传承提出了三个方面的建议:一、非遗的生活化应用、产业化发展更具可持续性;二、非遗传承不仅需要匠心精神,更要有市场化的核心——契约精神,才能更有利于非遗的交流、合作、创新发展;三、非遗的传承不仅需要平台,更需要政府、学界、媒体和广大消费者大力支持、包容的氛围和土壤。这样非遗背后的故事和灵魂,才能真正传承下去。
    而岳蓉则认为,非遗的传承有自己的内在路径,不一定非要政府来主导。她说,如果这种技艺有关人们的幸福生活,就算没有政府支持他也会传承下去。如果技艺对人们没有带来任何幸福感的话,就算政府强行保留下来,那么它也是变味的。

如何把握好市场的度?
李黔滨对非遗的“时代之变”并没有太多担心。
      他以黄平泥哨为例,过去描写题材多种多样,比如昆虫、蚂蚁等,当时贵州省博物馆收藏了近百种黄平泥哨,不同题材都有。旅游者蜂拥进来之后,黄平泥哨就专门做十二生肖了,失去其本真性,引起业界的担忧。
      但是,他认为,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时代,如果拒绝与商品经济接触,这是不理智的,也是不现实的,以黄平泥哨为例,一方面要死保,一方面要与时俱进,接轨市场,这样才能赢得更多的受众。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申敏。他说:“很多人说西江不能变,也有人说西江变得太厉害了,我支持第二个观点,应该变,汉族退回去几百年也不是穿现在这样的衣服啊,那时候我们穿的是长衫。一个民族的文化以及生活习惯不可能一成不变的。”
      他感慨贵州历史上一些有名的非遗技艺,如今出现衰退的迹象,比如大方漆器,过去之所以被认可,是因为它代表的是贵族以及上层身份的象征。随着社会地发展,大量精美的漆器、瓷器出现了,这个时候,它作为餐具的价值已经失去,现在大方依然还能看到漆碗、漆杯子,但也仅仅是摆设之用,基本上是买第一次,就不会买第二次,它主要是没有想到如何去顺应时代,如何去创新。
      不过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与时俱进”,凯里学院教授、苗族草木染专家杨文斌认为有些技艺必须进行原有的价值坚守。
      他说,雷山县苗族刺绣已经受西方写实派的影响,对于那种抽象、夸张、变形、符号化的东西逐渐被人们抛弃,据他了解,70岁以上的人已经接受不了了。
“我们派了很多人到华东大学等高校学习。后来就有人跟我说,杨老师,我们贵州的东西都落后了,你看人家苏绣,那才是真正的艺术。我跟有关部门说,算了,别派出去学了,越派出去学习,我们自己的文化消失的越快。”杨文斌说。
      他发现,事实上,西方写实主义发展到了一定顶点后,已经开始到东方来学习,他们很多专家到贵州收集大量的服饰,也许他们已经意识到他们的困境所在。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的非遗文创产品,一般都是抽象的、符号化的东西比较受到市场欢迎。

让非遗文创产品走进寻常百姓家
      在市场经济背景下,市场成为一种文化生产的机制,赋予文化一种新的生活环境,使文化成为一种动态的生产力,而不是一种静止的符号。这一点,李黔滨深有感触。
      他表示,目前贵州很多非遗文创产品单价偏高,使得其受众不断窄化。单价偏高,主要是缺乏产业化支撑。实现产业化了,单价就会降下来了,它会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加快市场的认可。
     “前不久多彩贵州和碧桂园有一个项目,多彩贵州想借助碧桂园进入他的社区,一方面为了宣传非遗,一方面向居民销售非遗文创产品。借助商业可以让非遗渗透到生活之中,使非遗成为人民生活的一个内容,使我们的生活每天每时每刻感受到非遗,我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文化生产和传承方式。”李黔滨说。
      他说,以非遗文创为支撑的公司,要强调利润,但是不能唯利是图,要对社会负责,要对我们的传统文化负责。不过,他坚信“生产是最大传承,买卖是最大保护。”
      而作为省民博会的评审组负责人,申敏曾被人问贵州旅游文创产品怎么样,他的回答是否定的。虽然有很多民族特色产品,但市场接受度不高。他就问过当地群众,你们平时穿不穿这些衣服?不穿。你都觉得不方便,别人会买来穿吗?
      杨文斌既是凯里学院的教授,也居住在雷山,距离西江仅15公里,在民族文化研究方面成果丰硕。他认为文创产品应该紧随时代的发展趋势,所以低碳、环保成了他关注和研究的重点。为了避免化学污染,他自己试验植物染色,做了130多种,他就想着要恢复植物蜡染,让蜡染和刺绣相结合。他希望当地老百姓率先使用起来,进入低碳生活环境,不要让化学染料去占领市场,危害生活。
       如何让非遗既要回归自然又要走向现代,这两极维度怎么把握?熊宗仁认为,文化总是在改变,没有不变的文化,以前我们对原生态文化地理解有一个误区,以为原生态就是原滋原味,其实并非这样,只要保留核心元素即可,变化的只是外在形式,我们必须适应时代和现实发展的需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