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脱贫攻坚 >> 查看内容
脱贫攻坚

王贵钢和他的伐木队——记贵州交建集团驻加勉乡脱贫攻坚前线工作队综合组组长王贵钢“ ...

印象从江 2019-9-1 00:04 18225 0

摘要:  贺州市的八步区,地处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东部,正是8月伏天,处于一年里最炎热的季节,坐在屋子里,身上也直淌汗。但这已经是广西较为凉爽的地方了。

    印象贵州网讯(通讯员 傅伯勇)贺州市的八步区,地处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东部,正是8月伏天,处于一年里最炎热的季节,坐在屋子里,身上也直淌汗。但这已经是广西较为凉爽的地方了。
    王贵钢安排好贵州省从江县加勉乡来这里砍伐桉树的20个务工人员的工作后,又冒着烈日匆匆赶往3百公里外的贵港市桂平市的桉树林,那里还有8个务工人员在林子里砍伐桉树,还有一些木料没有装车拉走,工人们也还有一些钱在甲方老板手里没有结账......


    从去年3月份开始,贵州交建集团驻加勉乡脱贫攻坚前线工作队综合组组长王贵钢就奔波忙碌在广西广袤的大地上,为加勉乡贫困群众伐木增收的事情不停地辗转......
    为了贫困群众,王贵钢——

踏破铁鞋找“出路”

    人们不禁会问:一个在贵州省从江县加勉乡从事脱贫攻坚工作的队员,怎么跑到广西的树林里来了?
    这还得从头说起。

    
    贵州省从江县加勉乡地处月亮山腹地,距从江县城121公里,属全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从2016年10月起,贵州交建集团就负责帮扶该乡加模村(1-5组)、党翁村(2、3、4、6组)、污扣村(1-5组)、污弄村(2、4、5组)、加两村(1、3、4组)5个村386户贫困户1444个贫困人口脱贫。从那时起,王贵钢就从贵州路桥集团抽调到贵州交建集团驻加勉乡脱贫攻坚前线工作队工作,担任综合组组长。
    之前,王贵钢没有去过从江县加勉乡,在前期的摸排过程中,他感到加勉乡的贫困程度远比自己之前想象的还要严重。“交通不便、语言不通、信息闭塞,特别是贫困群众思想观念落后,文化素质普遍低下,有的群众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有的群众连自己多少岁了都不知道,他们整天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遛鸟、酗酒、吹芦笙......得过且过,自我满足,等靠要思想极其严重。多种不利因素叠加,致使加勉乡的脱贫工作难上加难,举步维艰。”
    “‘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增收是核心,也是前提。”面对这种状况,王贵钢想,“除了交通扶贫解决‘出行难’,还要让贫困群众‘增收快’。”
    之前,王贵钢与其他队员一起,通过种种措施,安排了当地有点文化基础的369个青年就业,但都不是特别理想。“一些人因为工作习惯、生活习惯及交流障碍等因素,又纷纷返回家中,继续过着自己的穷日子。”
    “人均耕地少,发展生产不是好办法;养殖成本大,还需要技术,也不是好举措;地处僻远、土地贫瘠,发展经果和药材等更不是好门路......”
    如何让这些既没有文化又没有技术、既积贫积弱又从小就过着自由散漫生活的贫困群众增收,这是萦绕在王贵钢心头的一个迫切问题。
    “出路,出门才是路”。“贫困户剩余劳动力外出务工就业,既能为他们找到赚钱的路子,又能让他们见世面、长见识,让他们有机会了解莽莽群山外的世界,同时还能够让他们彻底改变等靠要落后思想”,脱贫措施在王贵钢的脑海里慢慢清晰。
    为此,王贵钢带着这些贫困群众的基本信息,往返榕江、从江,往返贵阳,往返湖南,进工地,走厂矿,入车间,一处一处问,一家一家谈,到处寻找就业门路,但一直没有联系到适合他们的岗位......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王贵钢联系厂家30余家,行程近万公里,但最终都事与愿违,因为这一群体毕竟是一群极为特殊的群体。
    正当王贵钢四处碰壁、无计可施时,他听说当地有一些人在广西环江、柳江等地砍伐桉树务工,收入还不错。于是,王贵钢只身一人,前往广西,继续探索贫困群众就业门路。
    功夫不负有心人。王贵钢了解到,“广西每年都需要轮伐大量的树,特别是作为造纸重要原料的桉树,砍伐任务量巨大,当地伐木队伍奇缺,就业前景广阔。砍伐桉树不需要多少技术,务工时间也相对自由,特别适合加勉乡很多贫困剩余劳动力。”
    据悉,在《广西现代林业产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中,区政府提出了到2021年全区林业种植和采伐产值需要达到500亿元宏大目标。
    “市场找到了,群众是否愿意出去务工还是另外一回事,毕竟是背井离乡到省外务工。”王贵钢回到从江县加勉乡后,又与其他队员一起,上门挨家挨户苦口婆心做动员工作。
    从来没有尝到过甜头的群众,好说歹说还是不愿出门务工。去年3月27日,王贵钢只好先行一步,带领污扣村、污弄村和党港村的韦兴贵、梁老搞、梁小满、梁永飞、粱文书、梁永贵6人,统一包车,前往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合浦县公馆镇草江村砍伐桉树。
    该林场砍伐任务由广西南宁聚金公司承接,6个务工人员就在该公司名下负责桉树砍伐任务。当年6月9日,伐木工人结算到了“第一桶金”:最初工作的25天,砍伐桉树452.79吨,每吨90元,收入40751.1元,另外帮助老板装车劳务费581元,合计收入41332.1元,人均6888元,每人每天275元。
    来自广西伐木增收的好消息,不断通过各种渠道传到加勉,一些闲散在家的人们这才纷纷前往,加入伐木队伍。人数高峰时,伐木工人达到33人,累计达到71人次,从最初的污弄、污扣、党港3个村扩大到污弄、污扣、党港、别鸠、污娥、白岩(加鸠乡)等村。
    到今年8月份,务工人员全部砍伐收入超过125万元。去年的务工人员人均2.5万元以上,其中:韦老田和梁老半、梁金堂和王老布两对夫妻务工不到半年收入超过7万元,潘老义和潘老叶夫妻收入也达到6万元以上。去年加入伐木队伍的务工人员,家庭全部脱贫;今年新加入的务工人员,家庭人均收入已超过4000元。
    “在家一年全家才收1000多斤稻谷(不到2000元),我们夫妻在这里务工一月收入就达10000多元,明年就是王主任(王贵钢)不带我们出来务工,我们自己也要主动出来务工。”务工人员梁金堂高兴地说。
    今天38岁的梁小满,从去年3月份就一直跟着伐木队,现在不但收入保障了,自己也脱贫了,而且还健谈起来,脸上洋溢着自信。因为梁小满的影响,他的两个哥哥也加入了砍伐桉树的行业,走在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康庄大道上。

心甘情愿当“保姆”

    “现在,这些务工人员基本可以与甲方老板讨价还价、签定合同、讨要工资了,还能够与当地人简单交流,进进出出不用太大担心了。”王贵钢谈起务工人员的变化,心里如释负重。
    起初,他可是名副其实的“全职保姆”。
    在广西树林里砍伐务工,虽然能够赚到钱,但是这个活也是一项非常辛苦而且风险性较高的工作。在树林里工作,一人一个帐篷,没有电视,也没有其他娱乐活动,砍伐完毕,还得又挪一个新窝。为了多赚点工资,务工人员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树林里,蚊虫、毒蛇、藤蔓和荆棘,随处可见,稍不注意就会被伤着。虽然在家里也很清苦,但是常年在林子里劳作更艰难。因此,“务工人员在这里干活,心理也会有起伏,负面情绪时有发生。”关键时候,王贵钢总是利用空闲时间,与他们一起交流,掏心掏肺,促膝谈心,帮助他们树立信心,鼓足勇气,克服困难。
    务工人员中,全是苗族同胞,他们在家里的传统节日较多,如苗年、春节、龙船节、四月八节、吃新节、芦笙节、花山节、赶秋节、踩鼓节等,还有十里八乡的人情事务及老人和小孩的生招满日,等等。遇到这些事情,一些务工人员就想“请假”回加勉,脚底下抹油,乘机溜掉。“他们一旦回去,要么迟迟不返,要么干脆不回,”王贵钢深知这一点。这时,王贵钢又耐心做他们的工作,开导他们只要不是要紧事,就不要回去,往返路费和花销不说,每天工资就要少两三百元,不划算。这样一开导,他们又豁然开朗,安定了下来。
    出来务工初期,最困难的,还是务工人员与甲方打交道。他们基本都是文盲或半文盲,普通话表达能力非常差,在寻找新的林地、商议劳务合同条款、签订劳务合同及收方结算的时候根本没办法独立完成,甚至还会一些枝节问题谈不妥而造成双方矛盾、一拍两散的情形。因此,王贵钢始终与他们一起,承担着牵线搭桥、协调沟通的重任,对外对接木材老板、联系伐木活路、帮助签订劳务合同等事宜,全程做好服务工作。
    为了多腾点时间他们砍树,增加收入,王贵钢还负责务工人员的衣食住行、柴米油盐、煮饭炒菜。每天他驾着皮卡车去山外采购,回来后,还要忙里忙外帮助他们烧饭炒菜,就这样日复一日。“之前,王贵钢在家里,很少进厨房,”王贵钢的妻子笑着说。是的,从小在贵阳市里长大的王贵钢,对厨艺的确很陌生,为了让大家吃一口好饭菜,他扎根在大山里,用手机一步一步的搜索,寻找食材搭配,学会了做20多人饭菜,还每天换着口味给他们吃,让他们吃得香、干得好。
    在伐木过程中,王贵钢还特别注意务工人员的安全问题。他给务工人员讲解安全作业,做好防范措施,同时在与甲方商讨合同时,还特别要求甲方购买了工伤保险。由于注意细节把控,尽管是在野外作业,但一年半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安全事故。
    为了务工人员洗漱方便、生活方便等,王贵钢在与甲方的交涉中,要求每个林场都必须拉通水电,让工人们有一个基本的保障。
    在最初的2号工地伐木,甲方老板赖账,为了不让贫困务工人员受到损失,王贵钢自己掏钱垫付了4500元工钱。
    还有一次深夜,广西刮起了台风,王贵钢担心工人们的安全,出门骑上摩托车,就钻进雨幕,向工人们的驻地奔去......
    “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王贵钢做的点点滴滴,既稳定了务工队伍,又增加了他们的收入,还与他们建立起了水乳交融的感情。务工人员在日常生活里,都叫王贵钢为“贵钢大哥”,把王贵钢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自告奋勇做“红娘”

    一年半以来,王贵钢的伐木队辗转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北海、玉林、贵港、贺州等地州市,砍伐桉树1万余亩,在广西伐木队伍中,已小有名气。
    “因为大家不怕苦、不怕累、干活快、效率高,现在这支伐木队伍在广西伐木市场,越来越受到林业老板们的关注。”目前,除了正在砍伐的林地,王贵钢还帮助务工人员承接了五个三千亩以上的林场砍伐任务,工人们忙完八步区和桂平市的砍伐任务后,又要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林场。
    据王贵钢介绍,一个两千亩的林场,通常需要20多个工人忙活三个多月;光是现在他手里承接的砍伐任务,就够务工人员整整干一年。“目前活太多,工人们忙不过来,两千亩以下的林地基本就不承接了。”王贵钢自信满满地说。
    据一位出租车司机介绍,因为伐木活太苦太累,加之有别的活干,目前广西当地人几乎不去从事伐木工作了。而这,恰恰是加勉乡40-60岁的无文化无技术的贫困群众的生财之路。
    “就是把从江县所有贫困剩余劳动力组织过来,也无法满足广西的伐木市场。”面对省委省政府发起的脱贫攻坚“夏秋决战”和从江县艰巨的脱贫攻坚任务,王贵钢希望挂帮单位和当地政府把当地贫困剩余劳动力组织起来,加入到广西伐木务工中。
    “变化虽然很慢,但总是在变。”王贵钢深有感触。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伐木务工之初,王贵钢陷于具体事务中,始终抽不出身。他急于找一个像韦金水那样的致富带头人,帮他撑起一片天地。但他失望了。后来,他换了一种思路,试着放手一些东西,让务工人员自己想办法。这一招很灵,随着时间的推移,务工人员们慢慢开始料理自己的事情,开始进行“自治”起来。
    王贵钢带来的务工人员中,由于种种原因,也有中途离开的。“在所有离开的人员中,因为视野开阔了,思想观念发生了转变,他们离开后,没有一个返回家中坐吃山空,而是去了别的地方继续务工抓收入了。”
    环境改变,生活方式也发生了改变。之前这些务工人员在加勉生活时,每顿吃饭,菜总是“一锅熟”,而现在他们也逐渐学着外面的世界,学做汤菜,让自己的饮食丰富多彩起来。
    业余时,务工人员还在手机上看新闻,了解外面的世界;还玩起了QQ、微信和抖音;与家人通话时也开始使用了微信视频聊天......
    之前,王贵钢做的是“全职保姆”;而现在,这些务工人员慢慢地学会了独立做事,学会了与外部世界打交道。
    谈起务工人员点点滴滴的变化,王贵钢欣慰地笑了。
    “如果有更多的人走出月亮山,走出加勉,他们也一样会改变,而且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改变,还是他们整个家庭的改变、整个家乡改变。”王贵钢想。
    “现在,很多林业老板都与我熟悉,他们很想多找点伐木工人。如果从江县那些贫困人口愿意出来伐木务工,我会帮助他们牵线搭桥,帮助做好伐木务工各项事宜。”王贵钢不容置疑地说。
    面对自己肩上的责任,王贵钢正在积极践行;面对自己肩上的任务,王贵钢正在一一完成。
    为了加勉美好的明天,王贵钢愿意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全力以赴......
    后记:伐木队之所以能够保持稳定,除了王贵钢的艰苦付出,后面还有贵州路桥集团党委的关心和支持。两年来,集团党委领导两次深入广西桉树林,看望慰问王贵钢和他带领的伐木队,为他们送去集团党委的关爱;春季期间,集团党委领导还亲自到王贵钢的家中,看望慰问王贵钢和他的家人;在党组织的培养下,王贵钢成为了一名中共预备党员,还荣获了贵州交通系统的“先进个人”和“文明标兵”荣誉称号。

编辑:袁小敏
责编:吴永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