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 印象人物 >> 魅力黔人 >> 查看内容
魅力黔人

安顺镇宁传奇人物陈柏安:从农民到镇宁县作协主席

印象贵州网 2018-9-10 10:21 4577 0

摘要:  国家有“黑科技”,我们镇宁却有个“黑作家”(因为其皮肤黝黑),本期百姓故事,我们就给大家介绍一下镇宁民间的这位传奇人物陈柏安。以下图片是陈柏安先生、罗众老师一行走进“美丽乡村 传奇果寨”开展旅游资源调 ...

   印象贵州网讯  国家有“黑科技”,安顺市镇宁县却有个“黑作家”(因为其皮肤黝黑),本期百姓故事,我们就给大家介绍一下镇宁民间的这位传奇人物陈柏安。以下图片是陈柏安先生、罗众老师一行走进“美丽乡村 传奇果寨”开展旅游资源调查和文学艺术创作活动。


   早在五年前,贵州都市报首席记者徐荣峰先生就对陈柏安作过详实报道:镇宁自治县一位酷爱文学的进城打工的农民,经过20多年的辛勤笔耕,终于跻身作家行列,成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2012年8月,他还破例当选为镇宁自治县第二届作家协会主席。  

 
   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位农民作协主席,家里没有一张书桌,而且,一家4口租住屋子的面积也仅有14平米。日前,记者赶赴镇宁,采访了这位刚刚在文学界崭露头角并在当地小有名气的农民作协主席陈柏安。 

一家4口蜗居14平米小屋    


   镇宁县城南北大街附近的一个小巷里,有一个朱红色大铁门的独立小院,小院进门的右侧,是一间约10平米的房屋。这间房屋因受地势限制,修建时后墙与前墙斜线相接,使这间小屋呈一个三角形。    


   屋子显得很拥挤。离门口不远的地方,是一台铁炉子,铺上了废报纸,成了一张多功能的桌子。围着铁炉子,摆放着一套旧沙发。沙发靠墙体的边沿,堆放着一些书籍和杂志。沙发的后面,是一张双人床。床的对面,是一个木碗柜,碗柜上,摆放着两坛鲜红的糟辣椒。这间稍大屋子旁边,还有一个约4平米的小三角形的屋子,里面刚好能摆放下一张床。


   这间屋子的主人,就是镇宁自治县作家协会主席陈柏安。屋子是他与妻子租住的,每年租金3000元。  
  
   陈柏安今年38岁,笔名阿黑。正如他的笔名一样,有着一张国字脸的陈柏安有些黝黑,话语也不多。  
  


   陈柏安有一双儿女,大女儿在镇宁县城一所寄宿制学校读初二,儿子在上小学。平时,读初中的大女儿去学校读书后,他与妻子就住外间,儿子住里间,女儿回家后,他就与儿子睡,妻子则与女儿睡. 因为白天还要搞家政服务,只有到了晚上,等一家人睡下后,陈柏安才能坐到铁炉子旁,打开电脑,让思绪在人物、故事之间驰骋。他发表的许多作品,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写出来的。 

18岁发表处女诗作    


   陈柏安的老家在镇宁自治县募役乡发恰村打渔寨组。王二河就从这个美丽的山寨旁边流过。 陈柏安有5个姐姐。4岁那年,陈柏安就被父母送进了学校读书。1988年,陈柏安上了高一。但这一年,由于家庭经济情况不好,他只好辍学回家当起了农民,整天跟着父母扛着锄头下地干活,耕作5个姐姐出嫁后留下的10余亩田地。 
那个时候,村里没有通电,也没有电视,村里的其他青年农民,农闲时不是赌博就是喝酒。早在学校读书的时候,陈柏安看过父亲留下来的一本线装版《西游记》,让他对小说产生了兴趣。陈柏安对酒和赌都没有兴趣,农闲时,他没事可干,便开始看一些文学书籍打发寂寞的日子。 


   1990年,偶然的一次机会,陈柏安拿到一本纯文学杂志《山花》,当看完上面发表的小说后,他感觉自己也能写出来。从此,他便开始写写画画,并开始向外投稿。1992年,省内一家报纸的副刊终于刊发了陈柏安写的一首诗《星》,他得到了5元钱的稿费。这篇诗作,算是他的处女作。这一年,陈柏安18岁。写作得到认可,这让陈柏安一发不可收。白天干活,晚上很晚了,村里的人都睡下了,但唯有他的小窗前,煤油灯总是亮着。 

辗转数地谋生 路上笔耕不辍    


   陈柏安家有一片竹林。每个赶场天,他总是砍一大捆竹子,扛到镇宁县城,卖了钱后,他便激动地走进新华书店的大门,选购自己喜欢的文学书籍。每每怀揣新书回到家,他不敢让母亲看到。因为他买书的事,母亲曾骂过他,说他已经不读书了,还花钱买书,不如把钱存起来娶媳妇。    

   后来见到儿子的文字竟然也变成了铅字,母亲才开始支持他。这些年来,陈柏安花在买书上的钱已有5万余元,家里的各种书籍已有近万册。    


   1992年,陈柏安来到镇宁县酒厂,当起了搬运工。一年后,他又去到广东佛山一家电子厂当电焊工,还给人当过私人保镖。 这些年,无论是当搬运工、还是电焊工和保镖,他都没有停止过写作,并在国内各种刊物上发表了数十首诗、数十篇散文和小小说。 1996年,陈柏安从广东回到镇宁,邂逅了现在的妻子。当年结婚后,他与妻子在老家又过起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几年后,陈柏安有了一双儿女。农村的日子虽然艰苦,在妻子的默默支持下,他仍然笔耕不辍,一篇篇作品不时发表在省内外的刊物上。  

   2007年,由于村里的小学被取消,女儿、儿子读书要跨越王二河。由于不放心,陈柏安与妻子商量后,便举家来到镇宁县城,将两个孩子送到了城里的学校就读。 
       
   刚到县城时,他们一家4口租住在城郊低矮潮湿的房屋里,他与妻子到处打零工,或是到工地上挑灰浆,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38岁农民文学界崭露头角。  
  
   这样的日子持续一年后,到了2008年,他与妻子看中了镇宁县城的家政市场,便开办了“源美家政服务公司”。此后,白天,陈柏安随至妻子外出搞家政服务,为人修厕所、抺地板,装电灯等等,晚上,还要写作。有时,突然有了灵感,妻子便让他留在家中写作。 家政公司目前运转顺利,陈柏安夫妇每月有3000元至4000元的收入。摆脱靠打零工维持生计的日子后,两夫妇带着两个孩子,租房住在了目前这个14平米的小屋里。  

   也是在2007年,陈柏安将创作重心转到了短篇小说上面。目前为止,5年时间,他创作了16篇短篇小说,其中发表在《广西文学》上的《捉贼》还受到了著名作家东西的好评,称“这才像小说”。  
       
   渐渐地,陈柏安也开始进入贵州文学界的视线。2012年1月,在贵州作家协会主席欧阳黔森的建议下,陈柏安成为贵州作家协会会员。  

   笔耕20多年,陈柏安就像一匹黑马,终于闯入文坛。他的出现,也引起了安顺市委常委、镇宁自治县县委书记陈洪宛以及安顺市文联、镇宁自治县委宣传部的高度关注。2012年8月8日,镇宁自治县作家协会第二届代表大会上,陈柏安破例当选为作协主席。  
  
   当了作协主席的打工作家陈柏安,目前正在写一篇中篇小说,同时他正在收集素材,准备写一部长篇。他说,他所写的小说,都是反映农村题材的,离开农村、离开了农民,他就写不了。(摘自贵州都市报,转引自人文贵州网)。

   现在,陈柏安先生的生活和创作环境较之五年前有了很大变化,有了可供自己创作的书房,创作比起五年前更加成熟,从他的叙述中透露出浓浓的乡土气息,还表现出一种机智,语言诙谐幽默,既紧扣时代脉搏,反映了时代精神,又让读者读起来轻松,难怪其小说《捉贼》获得首届黔中文艺新人奖,《恐惧》获得首届安顺市政府文艺奖,《最后的耳光》获得首届《安顺文艺》最佳小说奖。

   面对获得奖项,陈柏安说:多年来镇宁文学创作一直在低谷徘徊,能获奖也算是为镇宁文学界做点事,搞文学创作和其他艺术绝对不需要浮躁,要放眼更高的平台,多思考,少吹牛,潜下心来默默创作,拿出真正的作品来,这才是艺术的王道。贵州名博放马黔山博客这样评价陈柏安:比起那些标新立异、空灵无常的“××精神”或“精神××”,更愿意看到这样的实实在在对信念的执着和坚守,看到艰难运道面前的从容与淡定,看到官家乃至“主流社会”之类对草根情怀的认可与顾惜。小康也罢,大同也罢,至善之境,莫过于各得其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