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 印象旅游 >> 景区推荐 >> 查看内容
景区推荐

印象黔北

印象贵州网 2018-8-29 17:41 4673 0

摘要:  从贵州省城贵阳北行,经过高速公路上一小时左右的畅快奔驰,车便临近了乌江渡。乌江渡是遵义的南大门,两千里乌江上,以江为名的古渡口唯此一处。当车从两岸峰顶间的一座长​桥上徐徐驶过,侧眼一望,另有三座 ...

   印象贵州网讯  从贵州省城贵阳北行,经过高速公路上一小时左右的畅快奔驰,车便临近了乌江渡。乌江渡是遵义的南大门,两千里乌江上,以江为名的古渡口唯此一处。当车从两岸峰顶间的一座长​桥上徐徐驶过,侧眼一望,另有三座桥,在下游不远处跨过两岸山腰,一座铁路桥,两座公路桥。这四桥同跨一渡的景观,对北去遵义的人,仿佛有某种暗示:天险已经不险,你已进​入峰峦密布的遵义,美景还有很多很多,敬请留意。


   乌江两岸多峡谷,如今的乌江渡水电站库区还有“七峡九岩十二险滩”,高峡平湖,两岸高峰对峙,间或巨岩侧立、顽石临江,供人遥想昔日之险。

   定居意大利小城博洛尼亚的刘炜和我二十多年前在遵义城北小镇高坪的中学里是高中同学,去年冬天,和至今没回过高坪的刘炜通电话,她说最难忘高坪的油菜花。鉴于此人是汉文化​在博洛尼亚最忠实的载体和热心传播者,客居贵阳已有十余年的我,在今年春天去了高坪的田里为刘炜拍油菜花。因为,高坪的油菜花可能就是她在博洛尼亚回想遵义的起点。

   遵义的田大都在山的包围里,是梯田。春天,田的远处、山麓或农家近旁,红的桃花、白的梨花或李花开了,田里金黄色的油菜花也开了。绿红白黄,你在山上,我们在山腰山麓,他​在大片的田里,各就其位,静静的绽放。田埂是颜色的界限,也仿佛是若干年农耕的年轮。那黄,以田埂为界限起伏,直抵四季常青的山麓,粲然可观。初夏,花谢荚熟,农民收割之​后,这山间的田里就栽上了水稻。从夏至秋,稻田的色彩就在几个月间从嫩绿而深绿而金黄。我们看惯了,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美。高坪的油菜花,每年春季在遵义也属平常,比它​壮观的,多得很。比如,在邻近重庆的桐梓县羊磴河流域,因为相对高差最高达1917米,还能看到“山下桃花山上雪”的乡村景观。

   我离开遵义客居贵阳已有十余年,去高坪拍完油菜花,有了很多感想。

   刘炜当然没有领略遵义全部的美景。因为很多景观近年来才陆续被发现。比如,中国第一长洞——-绥阳县双河洞,1987年至2006年经贵州省和日本、法国洞穴联盟专家多次考察探明,双河洞总长达100.04千米,居中国洞穴长度榜首、亚 洲第2位、世界第16位。比如,中国西南地区最完整的古军事建筑——位于凤冈县绥阳镇玛瑙村的军事营盘。营盘占地9.9万平方米,利用山、岩、洞、水等自然条件,从南宋起,就势建垣,包绕七个山头,营内洞道互连,四通八达,有大厅、小巷,全长千余米。比如,赤水河中下游仁怀、习水、赤水​的众多原始森林近年陆续成为国家级的森林公园和风景名胜区。

   关于遵义近年新增若干国家级森林公园和风景名胜区,我的若干外省朋友问我:“遵义大吗,有那么多森林吗?”。我据实回答:“遵义不算大,面积和海南岛相仿,森林覆盖率为4​4%,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东北—西南走向的大娄山是遵义最主要的山脉,塑造了遵义地形的骨架,是乌江水系和赤水河水系的分水岭,是贵州高原与四川盆地的界山。黔之北,遵义,三分之二以上的地形是山​地。山与山,或为峡对峙,或曲折延展围住一片坡地或坝子;山上的绿是森林,山麓到山下坡地或坝子的绿,则是田地里的农作物,如果你看到大片的田地里有绿掩盖不住的红,那就​是辣椒或西红柿。

   在我这样长期游走遵义的人看来,地形、地貌上有“两个”遵义。一个是山北的赤水河流域高峡深谷,耕地稀少、植被葱茏的遵义,一个是山南乌江流域人烟稠密,赖山间广布的盆地​以农耕为主的遵义。山南,喀斯特地形地貌塑造的峰、谷、洞、泉、瀑景观联袂出现;山北,高峡深谷之间,农耕的痕迹少了很多,生态仿佛一如远古。

   现在,离刘炜生活过的小镇高坪最近的旅游线路,是先到10余公里外的明代军事城堡海龙囤,然后沿旅游公路经一小时车程到大板水国家级森林公园,最后一站是佛教名山金鼎山。​最远的,则是前往数百公里外赤水河中下游的仁怀、习水、赤水。可以从这个小镇出发,到13公里外的市区,然后乘车经高速公路去茅台,然后依沿赤水河的公路而下,抵达一个个​景区;或者,从这个小镇出发,经遵义至重庆的高速公路去桐梓县,乘县际班车,抵达赤水河下游景区,再溯流而上。

   这两条最远的旅游线路我都走过。经高速公路去茅台,沿赤水河而下的路线,在抵达赤水河中游的“美酒河”景区以前与另一条线路没有太大区别。“美酒河”景区是赤水河上的一段​,是自然景观与古代盐运线路和现在兴盛的赤水河谷百里酒业走廊的复合体。山之雄奇,水之激湍,峡之险俊,酒之传奇,盐运之悠长,在这里杂然前陈,令人目不暇接。

   从经遵义至重庆的高速公路去桐梓县,再转道去赤水,必经之路中有一段是横穿大娄山的山区公路,堪称贵州公路的标本。据史料记载,它动工于1929年,至1949年,几起几​落,修而未通。共和国建立后,1958年7月17日,两万多民众在这段公路上夹道欢迎第一辆汽车从桐梓抵达习水。我看到这段记载是在乘车走过这段路之后。我乘坐的汽车在大​娄山间沿“∽”形路线在几乎见不到终点的山岳爬升、下降再爬升、下降时,路侧远近完好的植被和偶尔出露的煤,让人为大娄山的生态现状莫名感动。车窗外十来层山脊层次分明的​轮廓,随车前行而或增或减,那种旅途的欣喜,直到看到赤水河谷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竹丛时,才被另一种新的欣喜替代。

   这种欣喜是即使久居遵义的人也会自然流露的。在这段新的旅途里,贵州惯见的灰或灰白的石灰岩少见了,入目的山要么因为这里植被太好通体皆绿,要么露出的就是绿色妆点中的紫​红色的崖、峰、壁、河滩。这就是赤水河中下游的丹霞地貌景观,以赤水最为典型。

   七十多年前,一位河南教师薛绍铭徒步西南后留下了《川滇黔游记》,这本书对当时世相的简练描绘,但对贵州的景观风物记载过于简略。之后,读到了抗日战争时期内迁遵义的浙江​大学编纂的《遵义新志》和当时浙大史地系学生施雅风的《遵义附近之地形》。《遵义新志》是集体成就,学术专著;《遵义附近之地形》则是施雅风的大学毕业论文。为了这篇论文​,施雅风在大三结束时学完大学的全部学分;进入大四,他自带生活用品,坚持每天步行三四十里到野外考察,掌握了遵义城区附近大量地质地貌的第一手资料。

   但限于当时的交通条件,民国期间的很多学者对遵义的地形、地貌的研究均有遗珠之憾,例如,早于施雅风对遵义地质进行过考察的,就有我国地质学的奠基人丁文江。丁文江在19​14年和1928年曾两次赴贵州考察,但遗憾的是,这位“登山必到峰顶,移动必须步行”、“近路不走走远路,平路不走走山路”的地质学家没有到过赤水。抗战期间在贵阳颇有​学术收获的李四光,也没有到过赤水,不然,赤水河中下游的丹霞地貌,也许早就引起了若干关注。

   大娄山南北的“两个”遵义,哪个更有魅力?我很为难的说,是山北。为难的原因是,山南的众多人文景观和喀斯特自然景观,知晓者甚众,比如娄山关,“万峰插天,中通一线”的​观感和毛泽东的“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的描绘,已经让它声名远扬;而山北的赤水河流域,诸多绝境佳处,还不广为人知。

   赤水是遵义景观最艳丽的地方。这里的土、石绝大部分颜色紫红,植物是深浅不一的绿,水是随物赋形的透明。赤水的竹海森林公园,漫山遍野的楠竹,绵延天际,蔚为壮观。赤水的​森林覆盖率若干年前就超过了70%。赤水有句俗话,叫“无水不绿,无山不竹”。这句俗话漏掉的东西更重要:桫椤,一种与恐龙同生共荣、从树干顶部孔雀开屏般伸展出羽状枝叶​的植物,在这里从两亿多年前繁衍至今,尚存连片生长的四万余株,赤水堪称天然的“侏罗纪公园”;这里大地景观的红,源于广泛分部的丹霞岩,以赤水为主,从赤水到邻县习水共​有2000多平方公里,超过北京陆地面积的十分之一和上海陆地面积的三分之一。

   中国丹霞,因岩石如“玫瑰色的云彩”、“深红色的霞光”而得名,是我国南方红色岩系发育的一种特殊地貌,作为地貌名称,起源于中国广东省仁化县的丹霞山。它主要由红色砂岩​和砾岩组成,是地壳经过漫长的上升运动,岩层节理变化,雨水河流的冲刷逐步形成,截至目前,在中国已发现丹霞地貌780多处。赤水的丹霞景观,有峡谷、孤峰、洞穴、岩廊、​天生桥,以及一千多处瀑布,在习水还有天坑。中山大学教授黄进是丹霞地貌专家、推动“中国丹霞”申请世界自然遗产的发起人之一。五次考察赤水之后,他认为,“赤水丹霞地貌​面积之大,发育之典型,壮观美丽,当属全国第一。”

   赤水的瀑布太多了,从紫红色的丹霞岩高处跌落的水,有的悬空数十米,状如弧形银幕,有的一跌再跌,在和石头的较量中数次变换身姿,直至隐入丰茂的树林竹丛。如果说绿色植被​是大地的皮肤,那么皮肤下面最漂亮的色彩我以为当属丹霞。我眼中的赤水丹霞,只能用艳丽来形容。最是那场面宏大、刀劈斧砍的五柱峰和金沙沟“赤壁神州”,天台山红岩“绝壁​”,十丈洞丹霞岩穴,雨过天晴,金色的阳光贴在丹岩上,把岩石衬得异常亮丽,红岩、绿树、银瀑、清泉,片片水雾随着地面热空气蒸腾,徐徐萦绕山间,动人心魄。如诗如画。

   在遵义,除了赤水,当然还有许多其他景观值得游览,比如遵义会议会址、娄山关、茅台以及赤水河中下游若干古镇。游在遵义,有人归纳为“沿途洗眼、赤水洗肺、茅台洗胃”,真​是这样吗?你走一遭就知道了。

文/网友:朗朗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