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印象文化 >> 查看内容
印象文化

七十周年祭

印象贵州 2022-9-14 14:09 28433 0

摘要:  祖父戎马一身,八年抗战,御敌抗倭,战绩卓著;且于烽火岁月捐资桑梓办学、并大量购书捐赠桑梓中学,还购买医疗器材准备于桑梓办医院,后因战场需要用于战地。其未死疆场却死于同胞之手,悲哉!与此同时,第102师阵 ...

今天,是祖父罹難70周年的祭日。
1952年9月14号,祖父在貴州遵义与新八师师长蒋再珍将军和孔福民县长同时罹難。

柏辉章将军


      祖父柏輝章,號健儒,生於1897年農曆3月24日。1917年考入貴州講武學校二期步科、骑科,1919年步科毕业、1920年騎科畢業。

1920.7.15至1921.2.28:貴州陸軍第一團少尉連附

1921.3.1至1921.7.10:貴州陸軍第二混成旅中衛副官

1921.7.1至1921.10.15:援桂第四路軍獨立連上尉連長

1921.10.15至1922.4.1:中央直轄黔軍總司令部警衛營上尉連長

1922.4.1至1923.5.12:中央直轄黔軍總司令部警衛營少校連長

1923.5.20至1924.5.1:四川陸軍第12師48團少校營長

1924.5.1至1924.10.1:四川陸軍第12師47團中校團副

1924.10.1至1925.2.10:四川陸軍第12師48團上校團長

1925.2.10至1926.8.20:黔軍第三師12團上校團長

1926.8.20至1927.3.31:國民革命軍25軍第6團少將團長

1928.8.17至1929.10.31 國民革命軍25軍少將前敵指揮

1929.11.1至1931.5.30:國民革命軍25軍2師少將副師長

1931.6.1至1932.12.1:國民革命軍25軍第1師中將師長

1932.12.5至1933.3.15:討逆軍18路軍中將前敵總指揮兼第一師師長

1933.3.16至1935.4.17:第25軍第2師中將師長

1935.4.1:陸軍第102師中將師長

1939.8.20:陸軍第4軍中將副軍長兼第102師師長

1942.7.1至1945:陸軍第 軍中將副軍長兼贛南師管區司令

曾任命為第十四軍軍長未赴任。

1935年四月,國民革命軍第25軍第2師開出威寧经中央整編后為陸軍第102師,接著開赴河南經扶、光山一帶剿匪并训练。

黄河风陵渡


      1937年7.7事變爆發,第102师8月開赴上海参加淞沪会战。部隊奉命赴江阴守护江防,任段山港經陽灘港至巫山之警戒及構築工事。十月,淞滬會戰日趨嚴峻,本師奉令赴滬增援,乘火車到莘莊下車,時歸朱總司令指揮。十一月四日,第102師又归十七軍團第一军胡宗南部指挥,剛至该部,我607(團長陳蘊瑜)、612(團長陳偉光)团當即被其分割使用,师部与609(團長鐘立鋼)团则作为预备队。对此,我师官兵颇为不满,認為第102師從此不再完整,分出去的兩個團亦不知所歸。祖父為平息將士們的憤懣,要求大家以大局為重,用戰績說話,并命少將參謀長、步兵指揮官杜肈華將軍指揮607、612兩個團强度苏州河。
     十一月初,寒氣遂至,蘇州河水冰涼刺骨,有些戰士的腿被凍得僵硬僭越,因此他們甘做肉盾斷後。战斗异常惨烈,蘇州河被鲜血染红,在杜肇华将军沉智的指挥下,第607、第612團不仅胜利渡过了苏州河,还击沉敌舰两艘。而布置在第十七軍团(苏州河北的新泾镇)附近作为预备队的102师師部及609团则以迂回插入敌后,切断苏州河南北两岸敌联络线,粉碎日军沿河西袭击第十七軍团侧背之企图,此役表現突出,戰績顯赫。
     令胡宗南将军始料不及的是,曾被误传的所谓贵州双抢兵的战斗力如此强大,其赞第102师"奋勇克敌,显树战功",并当即归还两团建制。淞滬會戰結束,第102师即赴寧参加南京保衛戰,在浦口下關一帶掩護大軍撤退。會戰結束,開赴陝西宝鸡整訓補充缺員,並於1938年2月28日在黃河風陵渡為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犧牲的102師官兵召開第一次追悼大會。
      1938年春,徐州會戰爆發,第102師奉命從陝西潼關開赴江蘇砀山(今屬安徽省),增援徐州友軍防御。

(柏辉章将军带领部队奔赴徐州)

      5月15日,南北日軍在徐州以西的碭山會師,對徐州形成包圍之勢,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決定將大部隊撤離徐州,此時,我軍局勢甚危。十七日,第八軍軍長黃杰(時第102師歸第八軍指揮)電令第102師除留一營據守韓道口外,馀即趕赴碭山接任第74軍防務,遵於十八日拂曉前到達,于碭山一代佈防,阻止日軍西進,并掩護徐州友軍撤退。
     碭山縣長貢沛成派民兵等協助,第102師孤軍守碭山半月之久,607團和609團(新兵多)幾乎犧牲殆盡。陳蘊瑜團長所帶的607團英勇血战魏樓,全團(有一營據守韓道口,之後被眾日軍及坦克戰車包圍血戰犧牲殆盡)只有七十來人在楊營長的帶領下突圍成功,團長陳蘊瑜中彈犧牲,團部隨行官佐幾犧牲殆盡;曹文杰營長、徐天植營長、趙秉權連長等近三千名官兵犧牲。而駐守李莊的609團(團長唐守治)也僅有四十來人突圍成功。我的三祖父柏憲章所屬的師部兵站(其為兵站站長)“於五月二十日十時許在牛堤圍與守兵一排被竄來之敵——戰車二十餘輛,載重汽車三十餘輛、步兵數百襲擊,柏站長督率守軍及兵站員兵死力抵抗,當柏憲章受傷後,守兵只馀數名,知無法挽回危局,匍匐至彈藥旁,將汽油傾出,舉火將彈藥糧草悉數焚燒,站長以下全體殉職”。
      碭山戰役之慘烈可見一斑。第102師在敵我懸殊、援兵被阻截,面對敵陸空步炮的重兵圍剿,團營連排長及戰士從容應對,前赴後繼。如第612團第一營被日軍四面合圍,“譚營長從容指揮,誓與陣地共存亡,官兵死傷三分之二以上,未嘗動搖其意志,格鬥凡五次令敵膽寒,呆若木雞……”。此役,第102師雖傷亡慘重,卻取得不菲的戰績;擊斃日軍第16師團大佐李德、击毁並繳獲日军坦克、裝甲車、汽車五十餘輛之多(戰利品多件)。徐州會戰結束,第102師稍做休整補充,又奉命參加武漢會戰,在萬家嶺大捷中發揮重要作用。
     九月初,第九戰區司令陳誠令第102師暫歸第18軍指揮,擔任白雲山、記家山 、毛家山、五台岑一帶防務等。第607團為先頭抵達駱家渡 。九月下旬 第102師轉由第四軍指揮。
     敵鬆本的106師團欲以南潯線從國軍第四軍中間穿插,成功后再行反包圍,豈料行動中被第四軍第九十師發現,敵甚緊張,欲從第102師第607團(許世俊團長)第二營(陶營長)駐守的陣地楊家嶺突圍,陶營長帶領官兵沉著應戰,誓與陣地共存亡。面對日軍的飛機大炮毒氣彈無所畏懼,其轟炸時即隱蔽在掩體坑道里,反之迅速撲向第一陣地。瘋狂的日軍一波又一波的轟炸掃射反撲,我二營官兵待敵沖到百米時,便正射、側射、曲射、斜射,組成密集的火力網朝敵人撒去,當敵近四十米時,便投擲手榴彈;敵近十米時便揮刀與敵肉搏,其英勇的氣勢令敵膽寒。官兵們機槍打紅無水冷卻便用小便冷卻;連長犧牲,排長頂上;排長、班長犧牲,機槍手頂上,就這樣前赴後繼地從九月二十六日戰至十月四日敵軍未能前進半步,敵幾近瘋狂,最後只好選擇從隔壁的張古山突圍……
     第607團第二營為阻止敵106師團的突圍、為萬家嶺大捷起了重要作用,與此同時,第609團(陳希周團長)、第612團(陳偉光團長)分別收復了大小金山,扁擔山、獅子岩等陣地,繳獲日軍武器彈藥頗多,擊斃日軍近千人,战斗结束,友军部队於各山頭竖起"向第102师看齐"的口号。友軍官兵見到102師官兵並主動上前握手致敬。
     武汉会战结束,第102师又奔赴南昌會戰、浙贛會戰 、四次次長沙會戰(祖父第三次长沙会战结束即调重庆高干班学习、之后调赣南师管区任司令,其參加了九次大會戰)共十次大会战,第二次長沙會戰尤為慘烈。

(1941年摄于湘北军次)

     102師第一二次長沙會戰均駐防於長沙北面最前沿的(岳陽)新墻河,第二次長沙會戰爆發前,第102師已與日軍血戰七日,二次長沙會戰爆發繼續血戰十四日共二十一日,沒有援兵,祖父命令:全師官兵不得後撤,定與陣地共存亡。師指揮部不斷前移,之後由少將參謀長熊欽垣留守,於全部上陣。面對兇殘、裝備精良、訓練有素并數倍於我的日軍,第102師官兵英勇抵抗,前赴後繼,未能讓日軍突破防線,戰鬥結束清點人數,第102師剩下不足七百人,祖父大慟……

“新墻河,新墻河,離了102師莫奈何”,第102師官兵中流傳的打油詩。

     第三次長沙會戰爆發前,第102師奉命馳援香港,部隊剛到英德,第三次長沙會戰爆發,第102師接命返回參戰,助第十軍守長沙,最後時刻,柏輝章令全師號兵吹響軍號,日軍以為我大部隊援到即後撤,第三次長沙會戰就此結束。
      一四年,我與杜肇華將軍外孫女羅老師,第102師抗戰紀實作者康振賢到湖南瀏陽探訪參加過十次大會戰的102師百歲老兵劉憲玉老人,老人說起第三次長沙會戰結束前,“官兵們晚飯未吃與日軍激戰一夜至次晨會戰結束,第74軍方趕到,結果薛岳卻將功勞給了74軍,大家非常氣憤”,說到此,老人激憤得臉都漲紅了……
     第102師之前在戰場上臨時找婆婆,直至1939年正式歸屬第四軍(柏輝章為第四軍副軍長兼第102師師長)。其在戰場上衝鋒在前,撤退在後,功勞在後,令人感嘆!
      祖父戎马一身,八年抗战,御敌抗倭,战绩卓著;且于烽火岁月捐资桑梓办学、并大量购书捐赠桑梓中学,还购买医疗器材准备于桑梓办医院,后因战场需要用于战地。其未死疆场却死于同胞之手,悲哉!与此同时,第102师阵亡将士纪念碑也同期被毁除,英魂四处飘零,无所归依!祖父在九泉焉能安息?!


     亲爱的祖父,我们虽未谋面,但您一直驻在我们心里,您是抗戰英雄,我們的英雄,我們的驕傲,我们永远怀念您。今借用“第102師抗戰紀實”作者康振賢先生於書中的祭文一段祭奠祖父:“军人浴血,未死沙场;抗日救国,四海无家。大道之上,何为黑白;九泉之下,谁与曲直。生留清名,死无遗冢;捧香祭拜,唯对苍穹!
      将军一生,浴血沙场,驱倭荡寇,喋血八载。率桑梓袍泽,自成铁旅;汇九千子弟,舍身卫国。淞沪挥戈,苏州河上功赫赫;砀山鏖战,孤军壮烈血丹丹。血染征袍,笑餐虏肉,转战千里,势若虎贲。纵横万家岭,功成乌石门;大战南昌,雄风尚在;舍身湘江,一马当先。武以拒敌,智以退猷,三守新墙,四战长沙,赳赳武夫,国家干城,捍卫疆土,抗战功勋,救国危难,民族脊梁。”(作者:柏梅)

二零二二年九月十四日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