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逆行英雄 >> 查看内容
逆行英雄

深切缅怀我的姨父黄岗先生—《淞沪战歌》的传承者

印象贵州 2022-8-17 14:25 61601 0

摘要:  “八一三”的硝烟随着岁月的流逝,早已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但那一个个中国军民英勇抗击倭寇的忠魂却深藏于国人心中不可磨灭。七十多个师啊,那是多少个血性男儿?为粉碎日本强盗三个月亡我中华的狂言,他们抛妻弃子 ...

      印象贵州网讯 (作者:罗勤)又是一年8.17!亲爱的姨父,您在天堂还好吗?正值纪念八一三淞沪抗战八十五周年之际,那首激励千万国军将士勇杀倭寇的《淞沪战歌》一直回荡在我的脑海,禁不住心潮激荡热泪盈眶。

本文作者罗勤(右四),高校退休教师。祖籍江西吉安。外公杜肇华将军曾任陆军第一百零二师首任少将参谋长、步兵指挥官、副师长。

作者十几年来均在搜寻祖辈抗战史料,并于2010年至今,一直抽闲暇时间参与贵州志愿者团队关注抗战老兵活动。

2019年8月13日与抗战军人后代朋友参加淞沪抗战82周年纪念活动时留影。照片背景为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墙上镶嵌着《淞沪战歌》。


      姨父,我永远也忘不了您拍着我的肩膀,指指您的脑袋又拍拍胸脯告诉我这支歌在这里时的幽默,那情景恍如昨天。我似还能感受到您手掌的温热,几乎一伸手就能抓住您温暖的手掌,聆听到您慈祥爽朗的笑声。您和姨妈的音容笑貌总在我眼前闪现,那样和蔼那么亲切,你们离我那么近又远在天堂,侄女真的好想你们!

外公唯一留在世上的东西,随他征战南北的墨盒


      “八一三”的硝烟随着岁月的流逝,早已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但那一个个中国军民英勇抗击倭寇的忠魂却深藏于国人心中不可磨灭。七十多个师啊,那是多少个血性男儿?为粉碎日本强盗三个月亡我中华的狂言,他们抛妻弃子,来不及拜别爹娘,带着落后的装备,纷纷奔赴抗日战场。黄浦江边、苏州河畔,在这场惨烈的战争中,士兵倒下了、将军倒下了,……但他们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中华抵御外辱的新长城!一如《淞沪战歌》中那威武雄壮的高歌:“……那悲愤的杀声,正是我将士在冲锋肉搏!一寸血肉一寸山河……”国军将士英勇杀敌保家卫国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他们的悲壮被谱写成一曲曲鼓舞全国人民同仇敌忾抗击侵略者的号角!遗憾的是,当年许许多多这样鼓舞士气的歌曲已无处觅踪。

姨爹黄岗的父亲、《淞沪战歌》曲作者黄觉非先生,16岁时曾与兄长一起留学日本。


      那是2012年4月的一天,我到位于贵阳市青云路的姨爹家,拿表弟叶小华在他家找到的我外公的唯一遗物(可随身携带的小墨盒)。外公唯一留在世上的东西,随他征战南北的墨盒在与姨父姨妈聊天时,姨父问我:听你妈妈说你在做寻找抗战史料、寻找你外公当年参加抗战和修建纪念塔的资料?我说是的,这么多年了,我们对外公参加抗战的事居然一无所知,对纪念塔的事也是一知半解,作为后人,我们愧对他老人家,更愧对他们那一代为国家为民族流血牺牲的将士。所以我要尽力去查询史料,寻访他们曾留下的印记,还原历史真相。

2012年8月13日,上海淞沪馆馆长沈建忠(后排中穿白衬衫者)与被邀请的102师后人等合影


      姨父听后叹了口气,说道:别说你了,我们对他老人家(我外公杜肇华,曾任陆军第102师第一任少将参谋长,淞沪抗战时兼任步兵指挥官指挥两个团强渡苏州河)也知之甚少,那些年大家不敢也不愿提起那些事。你去做吧,我们支持你。说完这话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激动起来。于是他接着说道:我会唱许多抗战歌,它们都是我父亲作的曲,不知对你有没有帮助。我说当然有了,您唱给我听听,我孩子似的央求道。


上海淞沪馆馆长沈建忠等人在姨妈家中专注听姨爹弹唱《淞沪战歌》


      姨父沉吟片刻后,缓缓地给我讲起了这些歌曲的故事。原来姨父的父亲黄觉非老先生出身书香门第、音乐世家,十六岁时便与兄长一起留学日本,五卅运动期间被支部负责人李立三派遣回国参加活动。后被其父叫回兴义老家从事音乐教学。在抗日烽火燃遍全国时,被困于家乡的黄觉非不甘于只为五斗米折腰,不能上前线的躯体被抗日救国的热血灼烧着,于是他通过各种渠道收集抗战歌词,充分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创作了许多抗战歌曲,并印成小册子作为音乐教材使用。这首由罗家伦(民国时期曾任清华大学校长)作词的《淞沪战歌》就是当时黄觉非先生所作曲中最有名的一首,当年曾被广为传唱。老人家将所创作歌曲的油印小册子一直保存在身边,由于怕在各种“运动”中被搜出,便转移到一位值得信赖的朋友处保存。

姨爹凭记忆手写的歌篇


      姨父告诉我这是他们六、七岁时在家乡传唱的歌曲,大人小孩都会唱,由于是他父亲作的曲,所以他唱起来格外起劲,也记得特别牢。按时间推算这支歌应作于淞沪会战期间,但因后来词作者罗家伦先生随国民政府去了台湾,在那些年谁也不敢再提起这支曾激励无数将士奋勇杀敌的战歌了。
      抗战胜利六十周年,随着正面战场的被肯定,姨父便开始多方寻找词作者罗家伦的后人。后又托我帮着寻找,不幸的是到他老人家离世我也未能满足他的这个心愿。

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颁发的捐赠证书


      讲完故事,姨父坐到钢琴前,一边弹琴一边唱起了铭刻在他脑海中的《淞沪战歌》:“机掩淞沪月……”。姨父出身音乐世家,曾当过文艺兵,虽然此时的姨父已是81岁高龄的耄耋老人,但他唱起这首儿时曾唱过的歌时,仍然声音洪亮充满激情。我被这支慷慨激昂的歌深深打动,激动得热泪盈眶,热血沸腾。待他老人家唱完,我急忙问,姨父这歌篇还在吗?他摇摇头说没有了,在文革中被毁了。当时我失望至极,差点掉下泪来,看到我这样,慈爱的姨爹拍着我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呀,它在我这里呢。嗯?我莫名地抬起头看着姨父,只见他拍拍胸口又指指脑袋,都在这里呢,我给你写出来。真的?我像小孩式的激动的拉着姨父的手不停的摇,姨妈在旁边笑着说,你姨父答应你的事一定不会让你失望。那我什么时候能来拿?下周吧,姨父爽朗地笑着。一言为定,我下周来拿。

  姨爹(前排左一)与他小时一同唱《淞沪战歌》的发小,后排为作者。


      回到家后我上网查询,但搜寻了几天也找不类似的歌,这让我坚信了这也许是现今仅存于世的唯一一首有关淞沪抗战的歌了。假如不是我这次意外的发现,也许有一天它将会随着姨父的离去而沉没于岁月的尘埃中,犹如当年战场的硝烟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而无处寻觅。我真的是太幸运了,这样珍贵的无价之宝居然经由我发掘出来!

淞沪抗战75周年上,失而复得的《淞沪战歌》第一次亮相。发言者是国民政府第102师首任师长柏辉章的孙女,柏梅。


      在期盼与些许质疑中熬过一周,怀着忐忑的心我又登上了姨父家的门。姨妈给我开门时说,你姨父正等着你呢。我忙叫了声姨父我来了。听到我们的对话,姨父叫道:小勤来了?快过来。姨父说着拿着几页纸从书房来到客厅,老小孩一样将几页纸在我眼前晃着,怎么样?姨父没让你失望吧。我急忙接过来一看,怎么是两首?当时姨父给我的除了《淞沪战歌》外,还有一首《冲锋》。我激动得语无伦次,不停的重复着姨父你真是太厉害了!这都给我吗?当然!不过原件我要留下,我们去下面吃饭,顺便复印了给你。好啊!我请你们吃饭。
      饭后,姨父在饭馆旁的复印店将两首歌都复印了,将复印件给了我。

祭悼活动会场

      拿到这两首歌后,我如获至宝,并将此消息告诉了我们102师后人,我们决定把它作为我们参加淞沪会战75周年纪念活动(当年我们102师后人作为一个团体被上海淞沪馆特邀参加)的秘密武器,参会时在纪念会场唱响这支歌,一定会震撼整个会场。但后来我又想这不仅仅是属于我们102师的歌,它是属于整个淞沪会战的。在那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这支歌曾激励了多少前赴后继奋勇杀倭寇的勇士!     
      正好2012年6月,上海淞沪馆到贵州收集抗战史料。于是我将淞沪馆来到贵阳征集抗战史料的消息告知了姨父,并征询他老人家是否想见淞沪馆的人,姨父说他早就有将那些抗战歌曲献给淞沪馆的想法。
       征得姨父的同意后,我将此消息告诉了淞沪馆一行(当时淞沪馆来的有沈建中馆长和前馆长潘老师,还有办公室的小王)。他们一听,激动得饭都没吃完就要去见我姨父,于是志愿者小曾开车将我们(还有当时从广州专程赶到贵州参加102师幸存老兵舒世忠乔迁新居的102师师长柏辉章的孙女柏梅女士)送到了姨父家。
       终于,遗失了几十年,用沈馆长的话说:他们在全国寻找了几十年的《淞沪战歌》终于在贵州找到,真是太幸运了!
       2012年8月13日上午,“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主会场正中央高挂着“唱响《淞沪战歌》,弘扬抗战精神——纪念‘八一三’淞沪抗战75周年祭悼仪式”的巨幅横标,广播里播放着《淞沪战歌》。应邀参加纪念淞沪抗战七十五周年活动的与会者进场时,工作人员都会递给一张《淞沪战歌》歌单,庄严的纪念活动在激昂悲壮的《淞沪战歌》中走向高潮……


在姨爹逝世两周年之际,谨以此文寄托我的哀思!
2022年8月17日

编审:融媒中心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