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印象文化 >> 查看内容
印象文化

鬼方国遗踪探秘 ——从望乡台等地说开去

印象贵州 2022-8-3 10:46 24881 0

摘要:  鬼方国:殷商时期一个古老而神秘的远方原始部落国度。在商朝有许多边地小国都称为“方”,如土方、苦方、龙方、马方等等。夷地鬼方部落原始崇拜的图腾为骸俄(尸骨状的图案,鬼形),原始部落常常鬼神不辩,鬼即神, ...

      印象贵州网讯 (作者:赵历海)鬼方国: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为何取了个如此怪异的名字?它有何特点?源自哪里?疆域几何?古志曰安龙古郡地殷商时属鬼方国,可有物证?《兴义府志》大事志-纪年-历代大事纪年:“郡地于殷时为鬼方国。”


      打记事起,就时时听长辈们说起木咱通往广西古道的八坎村有一名曰“望乡台”的地名,煞是出名。至于何时因何出名也不得而知,只是印象中提及此地名的人很多很多。呀呀学语始几十年来,在社会高速发展的裹挟下,略显浮躁的人们似乎渐渐忘却了这一地名,可对地方历史颇感兴趣的我却一直对此挥之不去。直到两年前的一天,年近八旬的寨邻张素国老人急切地对我说:“有时间我们还是到望乡台去看看,有机会你把它写出来,再过几年我们这些老葛兜翘脚(去世)后就没人记得这些事啦!”带着小小的使命感,于是乎邻居老幼和三班一行五人到望乡台访寨老、问古道、探秘境、登临望乡台,穿越南天门……可也仅徒有古人的叹息,毫无丁点先贤们的才思泉涌。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关于望乡台,坊间多是商旅离别、远征无归等只言片语的奇闻轶事,故翻遍方志均难寻踪迹;鲜有提也是凤毛麟角,难以为据。偶有鬼怪玄学的传说,都是些八九十岁老人语焉不详的寥寥数语。可就是这寥寥数语却与前几日在《兴义府志》翻到的“殷高宗三十二祀,伐鬼方,三年克之。”中的“鬼方”高度契合,接着深入查阅有关鬼方国的产生、特点、影响,再联系望乡台和不远处同为南盘江畔的兴义市的丰都,还有望乡台旁约两公里的处南天门和南天门下近20米处的三生石以及南天门上面的伍格四地地名名词的玄学传说,进而发现鬼方国和望乡台、丰都、南天门、三生石、伍格等地名间有着十分契合的逻辑关系。这或许就是安龙古郡地属鬼方国,鬼方国在西南,在贵州的物证之一。


      扑朔迷离鬼方国
      鬼方国:殷商时期一个古老而神秘的远方原始部落国度。在商朝有许多边地小国都称为“方”,如土方、苦方、龙方、马方等等。夷地鬼方部落原始崇拜的图腾为骸俄(尸骨状的图案,鬼形),原始部落常常鬼神不辩,鬼即神,神即鬼,都是权力的象征,其酋长称为鬼主,加之其地远离中土,故名鬼方国。古志云:“夷俗尚鬼,故其酋号称鬼主。”
      据《山海经》和《周易》、《峒谿纤志》、《今本竹书》、《史记》、《后汉书》、《贵州通志》、《兴义府志》等古志记载:相传,安龙古郡境高喾高辛氏时为槃瓠国,时高辛氏征伐犬戎,久征不克,最后高喾有狗名槃瓠口衔得犬戎将吴将军头进献,才得以大败犬戎,帝乐之,乃以女配槃瓠,生六男六女是为蛮夷之祖。当然这些描述在今天看来实属荒诞离奇,可在图腾崇拜极其盛行的原始部落却是司空见惯的。鬼方国时的古郡地也沿袭了这一习俗并有所创新。
      为了在对外战争中威慑敌方,使敌畏惧,鬼方人常常用斜头盔或斜面具罩住脸部,只以一只眼睛示人,吃了败仗后惊恐万分的敌军更是传闻鬼方人的这只眼睛长在面部中间,人鬼难辨。一听到鬼方人杀来,纷纷望风而逃,惊悚万分!这或许就是王国维也认为“鬼方”该为“畏方”的原因。还有,我们还可以大胆猜测。今天布依族女性上身服饰也是从左往右或从右往左斜扣纽扣,或许就是这一传统的沿袭。
      受到启示的部族首领在巫师的怂恿下,为强化神权统治的权威性,使族人万众拜服,直接将骸俄作为鬼方族系崇拜的图腾,进而臆造了许许多多人鬼神三界的传说。


      鬼方国巫师在盘古开天辟地传说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生命存在于人鬼神三界的民间传说,部族族人死后就会经过一个叫鬼门关的关卡、然后便踏上黄泉路,来到忘川河边,迈上伍格台阶后便到了奈何桥,桥分三层,上层红,中层玄黄,最下层乃黑色。愈下层愈加凶险无比,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生时行善事的走上层,善恶兼半的人走中层,行恶的人就走下层。路过奈河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鬼魂们便可在此眺望阳间家中情况,诉说思乡念亲之苦。随后余情未了的鬼魂来到三生石前,最后一次把前世那份魂牵梦绕的未了情缘埋在三生石下面,极不情愿的喝下孟婆递过来的那碗忘情水后继续前行,他们中的罪大恶极者纷纷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而一生行善,于方国部族有重大功劳者则可前往丰都获得特赦路引,通过南天门升入神界或再次回到鬼方国……
     鬼方国遗踪考据
      这些看似荒诞的鬼方原始神话,既反映了原始社会的治理情况,更是原始社会人们朴素的生死观、善恶观和对理想生活的向往。它和今天的安龙甚至滇黔桂交汇处的南盘江流域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关于鬼方国究竟在何处,历来存在西羌说和西南贵州主体说之争。究竟哪种说法最合理呢,笔者是极力支持“西南贵州主体说”的,其理由有三:
首先,即便“西羌说”成立,也不能否认“西南贵州主体说”的合理性,因为鬼方国与中土殷商多次征战,战败后被迫往湖南,贵州等古楚地迁徙不是没有可能的,况且大家都无确切可靠,压倒性的证据。
      其次,据《兴义府志》,《宋史》等古志考据,根据天文志分野说,安龙古郡地属鬼宿,与鬼方国的原始神话及部族特点高度吻合。《兴义府志》云:“郡地古为鬼方国,以分野上鬼宿而名国,今郡之分野尚应鬼宿,可证古为鬼方国也。”
      最重要的是,上述原始神话中诸多地名均出现在地处滇黔桂三省交汇处,正处于云贵高原向两粤沿海过度,落差极大的安龙城南。这里崖险谷深,沟壑纵横,梅子关,石门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瘴气缭绕时,不正恰似神话传说中的鬼门关吗?汹涌奔腾的南盘江是不是酷似奈何桥下的忘川河呢?如果说这些都还勉强有点道理的话,那么望乡台、三生石、南天门、丰都、伍格这些沿用至今的地名几乎都扎堆出现在今安龙南境 南盘江畔的八坎村及其附近,这难道不是极其有力的物{地名)证吗?至于这些地名像不像神话传说中所描绘的样子,笔者说了也不算,各位看官到实地一看便知,到时可别忘了叫上我当向导喽!


编审:融媒中心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