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 印象人物 >> 魅力黔人 >> 查看内容
魅力黔人

医者仁心立求是

印象贵州 2022-7-20 17:49 113681 0

摘要:  我与法荣同岁,今年都刚满花甲,他比我大几个月,所以我们结识十几年一直互称老兄。 我们是二OO七年夏天认识的,那时他还是官办浙江医院的心内科主任,在那离西湖近在咫尺的风景如画的院区内,他以省内最知名的心血 ...

      印象贵州网讯(作者:陈永新) 我朋友不少,几十年江湖历练,结交了不少朋友,有居庙堂之高者,更有处江湖之远者,有呼风唤雨之人,更多的是各行各业的芸芸众生。但官方认可的头衔如沈法荣这样多的却是绝无仅有。百度一搜,林林总总一大串,我都不愿一一罗列。在他那一连串光环中,我比较看重的是两个:一是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二是浙江求是心血管医院院长。前者代表了国家层面对一个专业人士业务水平的高度认可,后者是他现在年已花甲再次创业开办的专业医院名称。
      有这两项足够了,其他眼花缭乱的介绍,可有可无。

 

 

     

     我与法荣同岁,今年都刚满花甲,他比我大几个月,所以我们结识十几年一直互称老兄。
     我们是二OO七年夏天认识的,那时他还是官办浙江医院的心内科主任,在那离西湖近在咫尺的风景如画的院区内,他以省内最知名的心血管专家名声,一直是各路大神亲点的非他自己问诊的名医。
     当时,我老娘已八十高龄,心跳一直只有四、五十跳,我心里发怵,就与时任省级机关要职的至交发小商量,他几乎不假思索地说:找浙江医院沈法荣,装个起搏器就行。

     我问:你认识吗?他说不认识,找他们院长吧。
     第二天,我和发小陪着老娘去浙江医院,在浙江医院的会议室,我见到了这位同年佬,我们认真握了手,没想到:这一握就是十五年。
     其后一切顺利,老娘今年九十六岁,经法荣老兄装上的起搏器,先是几年更换电池,后来他又亲手换上第二只,第三只,至今仍守护着老娘的心脏。
     记得法荣当时与老娘说:一只起搏器寿命大约六年,但中间需要换几次电池,老娘说:活不到八十六的,也不会有福气装第二只的。

     法荣大笑说:老娘!我们要不要打个赌,您不光要换几次电池,还要换第二、第三只起搏器,老娘说:沈主任!你是宽慰我的。
后来,老娘果然换了第三只起搏器。
      出于感激,同时也由于比较投缘,一来二去,我和法荣成了好朋友。

 

 

     

      法荣斯斯文文,戴个金丝眼镜,但却与我另一位发小、诸暨名声最响亮的眼科医生夏林一样,有着医生特有的直率。
      二OO九年时,我还在北京工作,有一次忽感不适,便打电话给法荣,说想去浙江医院全面体检一下,他顺口说前几天在卫生部开专家会,本来想与我碰个面,因为日程紧,有人等他做手术,昨天先回杭州了。我说我也是昨天回诸暨的,他问我哪个航班,我说我最怕坐飞机,慌兮兮的不安全,又不无得意地炫耀,说自己刚买了超级跑车,一个人一骑绝尘1400公里,当天飚车回到诸暨。
      法荣一听不以为然,哼了哼鼻子,说:你这样飚车,不知比坐飞机危险了多少倍。
      见我漫不经心,他又半开玩笑半当真说:别来体检了,快年纪半百还能一个人一口气开1400公里,不会有什么大毛病的,你想为浙江医院做贡献呀?我可不领你的情。
      我想想也是,也就没有去体检。
      又有一次,我请他到杭州西湖边的澳门豆捞吃海鲜火锅,两个人,我点了一大桌海鲜,他却筷子都不大动,一忽儿说这个吃了尿酸高,一忽儿说那个吃了容易血脂高,我不耐烦,顾自大快朵颐,一个人吃光了一斤八两的象鼻蚌。
      吃完起身时,他才慢条斯理说:我找到你三高居高不下的原因了,名义上是请我吃饭,实际上八成你自己吃回去了。
      此言一出,一旁的酒店经理和服务员乐不可支,我也大笑说:毛主席说:贪污和浪费是绝大的犯罪!我点了这么多,你不吃就是犯罪嫌疑人。
      后来,他把我一人吃完一只象鼻蚌的事在我们共同的朋友中经常提起,弄得许多人把我这件事当笑柄。

 

 

       三

      法荣是名医,却没有那种势利的通病,这是我内心非常敬重他的原因。
      二O一八年,领我进浙江医院进而认识法荣的发小出了事,次年初我去乔司监狱探牢,他忧心忡忡只是担心八十多岁老娘的心脏受不了,我说你放心,我找沈法荣去,他那时已被聘为浙江绿城心血管医院院长。
      我一打电话,法荣马上安排发小的老娘体检装起搏器。
      手术前,我给法荣打电话,希望他自己亲手来做这台手术,他很干脆地说:老兄!用不着你叮嘱,这台手术我肯定自己动手,以前她儿子当官,我们医院有求于他时,我还不一定自己做,现在她儿子落魄坐牢,我若不自己亲自做,那不成了势利小人了?
      我闻言心头一热,差点掉下泪来。同时,我也高度认可了这位同年佬的人品。

 

     

      两年前,听说他再次跳槽,真正自己创业,在杭州城西筹办浙江求是心血管医院,我给他打电话说:老兄!都快六十岁,该颐养天年了,名气这么大还折腾,自己当老板累不累啊?
      法荣叹口气,说:也不是想当什么老板,一个人一辈子,总要按自己意愿做点有意义的事吧?又说:你不是也年近花甲也在天天写文章宣传中国远征军,就许你自己折腾就不许我折腾了?
      我大笑,说:两个小老头,一起来折腾吧。
      新医院开张不久,7月14日,法荣新团队为一位已经植入心律转复除颤器(ICD)的心力衰竭患者,完成了心脏收缩力调节器(CCM)植入术。
      这是全国首批CCM植入手术,该项手术成功开展标志着他领军的新医院可以为广大的心力衰竭患者提供更好、更合适的治疗方案。
      花甲之年的同年佬,又一次成了业内的弄潮儿!
      祝福你吧!医者仁心,求是,沈法荣!

 

来源:公众号 寻找飘荡的忠魂 远征大酒店  编审:融媒中心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