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印象文化 >> 查看内容
印象文化

《夏至夜随想》

印象贵州 2022-6-28 15:44 13905 0

摘要:  闲话归闲话,话完又要地址。我懒得理他,把电话挂了。我知道大奎他们种李子不易,两年都谢绝了他第一波的李子,只让他在李子罢脚的时候、弄点歪瓜裂枣长相难卖的来,变着花样的不让他亏,没想他又表扬说,“哥,你不 ...

        印象贵州网讯 ( 陈 屹 )花样翻新的季节,城里和乡下对花的欣赏是不同的。走在乡间的田埂上,老父亲指着这胡豆花说,“经过冬雪低温榨过的土地疏松、虫少、病菌少,长的这花好看,今年的庄稼收成应该都不会差”。种蜂糖李的大奎打了三次电话来催,“哥啊,李子花满山遍野的开了,好看得很。你带嫂子她们来看看吧,错过了,又要等明年了哩!”。“花好是好事,你又成了护花使者了。是不是天天守在树下了?”,我问。大奎嘿嘿笑,“我既是护花人,又是摧花鬼。花太多太厚也不行,花多了李子结得密影响果的大小,还得去一些花才行”。“那来场白雨(冰雹”合适!”我开玩笑说。大奎一听,急了。“那不行,那不行!果农最怕白雨打,好花落地泪两行,什么都没了!”。这话让我想起前一段时间遇到的种苹果、葡萄的老罗的改行。我是数年前在诺大的葡萄基地里遇上老罗的,现在他改行做了别的营生。追索改行的原因,老罗说,“农业不好做,防风险的能力弱。就如种果子吧,眼巴巴守望了一个冬天,等等夏秋。但每年春天开花正好的时候,一场白雨打来,花落满地,希望全无,实在让人伤心,不做了”。        
      宋元诗人牟献之有“谁道青峰白雨点,开元宰相也渠听”句,怕是说的就是此刻不同的人看花的情景。
      种蜂糖李的大奎兄弟已经喊我半月了,一直没有腾出时间来。昨晚大奎又来电话,“快来看看今年的李子花吧,满山遍野,比往年都开得好,再不来就花谢了。”说老实话,我是想去的,但又怕去,大奎给我的导航时间最近的距离可是要2小时38分哩。我大早起来在房间里度步,孩子他妈说,“大奎是真心想你去,你要去就去吧,犹豫什么?”。我不做声,心里想,这一来一去350公里5个多小时,一个人去,实在是很有些无聊。我把茶泡起来,继续度步,孩子他妈似乎看出了我缺乏动力的原因,说,“走,陪你跑一趟,了你个心情!”。说走就走,一路奔袭,下了高速又走县道,离了县道又爬进了仅能单车行驶的弯弯绕绕、爬坡下坎的村道,孩子妈说,“这些山是真山,路也是真的山路,大奎他们把李子拉出来卖,不容易呀!”。“受教育了吧?”,我开个玩笑。孩子妈说,“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贵州山区!”到大奎家的时间比导航预计提前了10分钟。大奎和几个亲戚正在家门口砌水井,一辆满载水泥的大车堵在家门口不远的路边,四处的花已经过了盛开期,花间长出了嫩叶来,不是我想象的景致。我的车停在路上,大奎赶紧把他的皮卡让到主路侧的李子林间的小道上。我一看那路,怕也只有他敢停。或许大奎也没想到我还真去他家,刚见面的举止间有些局促;或许大奎真感动我跑那么远去看看他,带着我们去看了六马蜂糖李的母树和村子里成片的古木林,热情地在林间带我找那几棵珍贵的小叶臻楠木树。家家都在建水井,我问问他们用水、用电、吃粮、吃菜的情况,他们说,山高水高,山有珍宝,国家这些年政策好,对村里的发展和群众的生活带来的好处和变化太大了。帮大奎家修水井的,我看都是几个年轻的人,大奎说,我们有李子产业,出门打工的人少,自己家的事情都做不完、钱都挣不赢,哪有功夫外出务工嘛!我知道大奎他们说的是内心话,看着满山遍野春花残存、新果孕育、充满又一年希望的山野,我脑子里又浮想起那些春节过后就恋恋不舍、匆忙上路的外出打工人群!

        编审:融媒中心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