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查看内容
社会

陷入无效工程合同与高利贷双重套路 他被迫消失8年

印象贵州 2022-1-11 20:38 97873 0

摘要:  在公众视线里消失了8年之久的吴某昆,终于鼓起了勇气不再蛰伏。为了正本清源,洗刷冤屈,他拖着病痛的身体踏上了举报维权之路,并向公众倾诉自己的经历与遭遇。

      印象贵州网讯 在公众视线里消失了8年之久的吴某昆,终于鼓起了勇气不再蛰伏。为了正本清源,洗刷冤屈,他拖着病痛的身体踏上了举报维权之路,并向公众倾诉自己的经历与遭遇。
      盲目投资  掉入无效建设合同陷阱
      2012年8月,经营着云南某安装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安装公司)的吴某昆,手里略有些余钱。在他人的介绍下获悉:贵州六盘水市红果经济开发区工业园区有标准厂房需要建设,于是便与项目总承包方六盘水市某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建筑公司)签订了工程合同。
      从建筑公司提供与其红果经济开发区(两河新区)标准厂房建设—移交(BT)项目投资建设合同书(以下简称合同书)第八条显示:“甲方(即红果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用财政作为回购担保,并出具担保函,明确担保质押内容”。
      正因为有这份合同的存在作为前提,吴某昆的安装公司才抱着可以融资的希望,与总承包方建筑公司签订了《工程合同》。
      由于该工程项目所需要资金体量大,安装公司在进场施工后不久,自有资金便开始告急。安装公司虽积极开展融资工作,但由于总承包建筑公司无法提供项目立项报批、土地使用证、规划许可证及建筑公司与开发区的合同复印件等相关资料。因此,安装公司无法通过官方渠道获得融资。
      更让吴某昆始料未及的是,在这份未按规定进行公示及招投标而暗箱操作签订的“影子”合同,红果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以下简称管委会)作为担保主体为项目担保,根本不符合《担保法》的规定。所以无论管委会履约与否,该合同书依法规定纯属无效合同。



      当发现因无效合同导致了融资无法进行时,吴某昆已在该项目建设中投入了近500万资金而进退维谷。他被迫无奈,只好向民间借贷找出路。
     请君入瓮  建筑公司精心设计融资借贷
      施工难以为继又融资无门,吴某昆不得不接受建筑公司老板何某(总包方、工程甲方)“引荐”的融资渠道。


      在建筑公司老板何某的安排下,盘县某工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贸公司)李某陶向安装公司融资贷款710万元,将此款用于工程的钢材采购及部分工人工资。双方约定此款使用期限为两个月。除虚列500万元的数额变为“分红本金”外,若到期不能支付,则按按总金额5%计算利息和滞纳金。时间从甲方将此款汇入乙方所购钢材供应商及加工厂开始进入贷款计时。
      为了使工贸公司投入的资金能够得到“安全保障",此笔融资贷款由建筑公司“担保”,双方约定资金到使用期完成后,从安装公司完成工程款中直接支付给工贸公司。
      同时,在整个借款过程中,始终有黑恶势力如影随行。其中,李某陶让一名叫“马四”的人(真名不清),从向李某陶的高利贷中强行拿走壹佰万元,利用黑社会人员进行胁迫,并遭到非法拘禁。从此,吴某昆为了“保命"而被迫销声匿迹。
      在被建筑公司的一手操控下,安装公司仅仅融资到710万元的贷款,却被盘剥和压榨了2275万元。


      吴某昆认为,李某陶是长期以放高利贷为生的职业放货人,据了解,李某陶己发生了多起诉讼官司。且其持有的盘县某工贸投资有限公司并未取得《金融机构法人许可证》《金融机构营业许可证》,他的行为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和非法经营罪。
      他说,李某陶的借款行为纯属高利贷,应按国家规定重新计算利息,返还不当得利部分,追缴他们的非法得利。
      陷入“工程陷阱”又被卷进高利贷的吴某昆因不可抗力而被迫“躲债”蛰伏了近9年,过着类似于不见天日的生活。直到近期,他获悉了中央“扫黑除恶”政策常态化的感召,才勇于面对不法。他坚信,正义的曙光已然到来,法治的力量必将维护他的合法权益。

编审:融媒中心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