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印象文化 >> 查看内容
印象文化

我对“茶马古道.普安段”的看法

印象贵州 2022-1-8 22:27 2241 0

摘要:  夜郎道(夏朝古道)到达贵阳节点以后,才一分为三。一路为东线,下广西,成为西南丝绸之路的出海通道;一路为西线,走古印度的重要节点普安段再下云南,出云南后再到古印度(天竺),是为蜀身毒道,亦即“夏朝古道. ...

        印象贵州网讯  ——是“夏朝古道.普安段”,而不是“茶马古道.普安段”
         王德埙


         本人实地考察以后,不同意定位于“茶马古道:普安段”。这个定位降低了它的历史意义和文化价值。一般认为,茶马古道源于古代西南边疆的茶马互市,兴于唐宋,盛于明清,二战中后期最为兴盛。
         我主张定位为西南丝绸之路夜郎道的分支蜀身毒道。
         所谓“蜀身毒道”也就是通天竺(今印度)之道。“身毒”为“天竺”之误译;由于沿用既久,本文则继续沿用。蜀身毒道过去被错误的定位为南方丝绸之路的西线:“南方丝绸之路的西线为从四川成都经云南至缅甸、印度并进一步通往中亚、西亚和欧洲地中海地区的‘蜀身毒道’,是‘南方丝绸之路’的西线。”(360百科)。经过笔者的实地考察①和对杨慎充军之道②的研究,我认为蜀身毒道也应该归并到东线的夜郎道,是夜郎道到达贵阳以后的分支路线。有人认为蜀身毒道由灵关道、五尺道、黔中古道和永昌道组成;另外一说,走五尺道过宜宾、昭通;也可以走灵关道过邛都到大理。这些今人在地图上划出来的通道脱离了古人生活的实际,属于今天冒险家想当然的路线。达不到安全、方便、易行的标准。即使其中部分线段在古代曾经使用过,如五尺道和灵关道,但只是局部的现象,而不是完整的蜀身毒道。如果这些路线可行,为什么唐宋高兴起的茶马古道要走普安段呢?。如果这些路线可行,为什么需要从成都长途跋涉到云南的明朝杨状元不采纳呢?如果这些路线可行,二战时期美英的援华物资也必须走普安段到重庆呢?
         路是古人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不是空想家在地图上划出来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蜀身毒道属于夜郎道到达贵阳以后的分支路线可以认定。
         所以,明朝状元杨慎升庵的充军路线就是蜀身毒道。即:
         成都、泸州、合江、綦江、桐梓夜郎镇、枧坝(绥阳)、风华镇、蒲场镇、湄潭县、抄乐镇、松烟镇、敖溪镇、大乌江镇、龙溪镇、余庆县、旧州、黄平、福泉七盘岭、龙里五亭、贵阳、镇宁、关岭、晴隆、普安、盘县、曲靖、昆明、大理。
这个普安古道我采用寻龙尺场共振年份检测仪检测,距离今天有2150年以上。即公元前129年,汉武帝元光六年。这正切合汉王朝开发西南夷地区的时间。
到了中古近现代,普安古道才作为“茶马古道”的一段,这也是四川杨状元充军之道。
根据这个年份检测的结论,我建议将“茶马古道”的时间定位由唐宋提前到西汉。
晴隆和普安两县交界处的一个叫笋家菁的地方,发现了一块200多万年的茶籽化石。在2009年7月,在遵义举办的中国贵州国际绿茶博览会上,“世界之茶,源于华夏;华夏之茶,源于云贵;贵州是茶叶的故乡。”已经成为国际共识。

                                                        (今存省茶科所的世界唯一一棵“茶籽化石”)
         由于贵州省茶化石的发现,“茶马古道”的宣传应注意其核心地区在贵州。
         并且“茶马古道”只是夜郎道的附属功能。
         朋友或问:何以“茶马古道”只是夜郎道的附属功能?兹敬答如下:所谓“夜郎道”只是俗名,其学名为“夏朝古道”。也就是三星堆夏王朝的通道,三星堆考古发现的就是夏文明。夏朝作为上古的超级大国,覆盖了大西南、东南亚和印度次大陆。夏朝古道承担着国家行政管理的重要任务,是夏王朝的驛道、兵道和商贸之道。至于具体的盐运、茶马等等,只是夏朝古道综合功能的一部分,我称为附属功能。欲知详情,请百度搜索“王德埙:越南也出土了三星堆的玉笏板? ”、“三星堆文明的出海通道问题 ——夜郎道与南粤古驿道的关系”、“论开明天竺大鰼帝国 ”。


(王德埙摄影)
         夜郎道(夏朝古道)到达贵阳节点以后,才一分为三。一路为东线,下广西,成为西南丝绸之路的出海通道;一路为西线,走古印度的重要节点普安段再下云南,出云南后再到古印度(天竺),是为蜀身毒道,亦即“夏朝古道.普安段”;一路为中线,百层(今贞丰)红水河航道。这个是原保利集团老总左志名去贞丰扶贫时期走过的:


         从红水河到珠江的入海通道是最新的发现。

注:
         ①王德埙、王长城《我们对西南丝绸之路的“夜郎道”的看法》《僚学研究》第二辑,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2017年版。
         ②王德埙、王长城《从杨升庵著作看夜郎古道》《僚学研究》第三辑下,2019年《藏天下》增刊。
作者介绍:
         王德埙: 1950-汉族,贵州民族大学研究员(已退休),西南夜郎文化研究院前所长,西南师范大学毕业,双专业。贵州省社会科学一等奖、教育部人文社科三等奖获得者,贵州文史研究馆特聘专家、中国名山名寺名观文化研究委员会高级顾问、厦门上古文明研究室委员、《上古文明研究丛书》编委、中国先秦史学会会员、贵州省易学与国学研究中心研究员,贵州省文化艺术研究院特聘专家,贵州省收藏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桐梓县夜郎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贵州镇宁竹王文化研究会顾问、重庆巴渝文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僚学研究中心研究员。
联系电话15761601476


编审:融媒中心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