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印象文化 >> 查看内容
印象文化

颠沛流离那三年

印象镇宁 2021-11-15 13:41 14049 0

摘要:  不管过了多少年,爸爸妈妈对我的爱是不变的,我对爸爸妈妈的感恩也是不变的。时间可能会冲刷掉许多短暂的东西,但爱和感恩,一定是永恒的。

          印象贵州网讯(潘思源)我是一个喜欢回忆往事的人。


         十七岁那年,我刚刚上高中一年级,因为爸爸生了一场大病,妈妈为了让爸爸上班和我读书方便,就把我们一家住了十多年的房子卖了,就到离我读书和爸爸上班的地方租房了,尚不懂事的我,听爸爸妈妈说是为了还贷款才出此下策(其实是为了筹钱给爸爸治病吧)。直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那幢房子的模样。

                            家道衰落别旧居

           原来住的房子是一幢五层楼的小楼房,我家住在第三层楼的北面,约有140个平方的面积,这样的房子在我生活的小县城,也可以说算得上是中等水平了吧。


           以太阳东升西落的自然定律来区分的话,我的房间跟爸爸妈妈的房间在南面,客房在北面。我的房间并不大,但却承载了我的整个童年。那里虽然背光,可是住在那里我并不觉得孤独,在房间里,我可以尽情地唱歌,有时候也带来我的朋友彻夜长谈,当然也曾在房间里偷玩整夜的手机。


           我的房间里有一个大书柜,上面密密麻麻地摆满了书、笔记本以及各种证书。爸爸对我说,那是他的读书生涯,以及参加工作以来的“宝贝”。房间的隔壁就是爸爸妈妈的房间,每次进去都是找妈妈拿生活费买吃的。里面有一张化妆桌,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化妆品,小时候由于好奇,我把妈妈的一瓶什么东西弄掉在地上,为此,我还被妈妈说了一通。房子的北面是客房,那个房间有一张带书架的电脑桌,还有一台“清华同方”的电脑,那时候,只有舅舅是见过世面的人,所以经常请他来试一试电脑的好坏。客房挨着楼道,那些我偷玩电脑的日子里,我都能在爸爸妈妈进门前拨掉插销。只要耳朵听见高跟鞋和一串钥匙摇晃的声音,我都能准确地分析楼道上的是不是我的爸爸妈妈。


          房间的东面是又黑又小的厨房,洗菜池下面的排水口老是堵着,总是爸爸挺着大肚子冒着恶臭蹲在旁边清理干净才得以继续使用。西面分为两边,一边是卫生间,一边是客厅。卫生间是我上中学那几年最头疼的地方,厕所下水道也老是爱堵,堵得家里到处都是粪水,每次都把家里弄得很臭,那时候没少为这个问题烦恼。虽然这个房子漏洞百出,但是我跟爸爸妈妈在这里快乐且幸福地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四季。后来我上了高中,我家的房子卖了过后,我们就搬进了大姨家。

                           租房居住泪纵横
 
          大姨家是一幢三层楼的小别墅,有很多空房间,所以还够客纳我们一家三口。虽然是亲人,但是还是有寄人篱下的感觉,不过庆幸的是大姨和韦叔还有他们的儿子没有排挤我们,因为是亲人的缘故吧,大姨和韦叔对我们家都很好,让我重新有了家的感觉。虽然大人之间时不时有些矛盾,但现在我仍然心存感激,感谢他们在我家家道衰落的时候,收留了我们,给予了我家莫大的帮助。


          我家在大姨家借住了半年之后,爸爸妈妈通过关系,找到了我所读书的高中附近的一个小区,25楼,挺高的,房租挺高的,还好是电梯房,方便生病的爸爸上下楼。那是一间三室两厅的房子,比我家原来住的房子大了一点,但只有我跟爸爸妈妈三个人住,多少有些许不值当。这个房子离我上学的地方更近了,小区楼下都是小吃摊和很多店铺,非常方便,可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总觉得不是自己家的房子住着很是别扭,就这样,凑合着过了一年。


                          廉租房内图新梦
                         
          在我读高三的时候,由于小区房租太贵,而且住不了那么多房间,爸爸妈妈的负担有些过重,所以搬到了一处廉租房,我家住在二楼,两室一厅。在我的印象里,租房好像不是什么光彩的,但是想是这么想,我的本质绝对善良,也没有高人一等的意思,但我还是自卑,很多次不敢跟同学说我的家庭住址。

         住进廉租房不久,我已经高三了,已经去另外一个城市的辅导机构加强学习训练了,两周才回家一次。我对这个“家”的印象一直没有好感,简陋的厨房,昏暗的房间,还有几平方米的卫生间,甚至几平方米的客厅,每次洗澡都要废半天功夫,用完马桶的水洗澡水管就没有了热水,同样洗澡的时候没有水冲马桶…所以洗澡和上厕所,中间要间隔十几分钟。客厅的沙发不能同时坐下我们三人,必须得有一个人坐在旁边的凳子才能看电视,小得喘不过气的房子只能放下两张床,一张是妈妈专属,因为她是女性,还有是爸爸生病以后,她成了家里主要的顶梁柱。还有一张,我跟爸爸换着睡。每次放假回家,他总是让我睡床上,而体型较胖的他,挤在只能容纳他一半身体的沙发上,不能翻身,动一下都好像会掉下去一样,我不知道我放假回家的那些晚上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况且他还是一位脑溢血后遗症患者。但我肯定知道,这是他对我的爱在支撑着他。但是有时候我还是坚持让他睡床上,我睡沙发,毕竟我还年轻,可以随便折腾。

                        

                         一纸状元终翻身

         
          我们三人,在那个鸟笼一样的房子里,见证了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虽然考的大学不是很好,但也是给我的爸爸妈妈递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后来我上了大一,到了2020年的国庆节,我收到了妈妈的消息,说我家的新房子可以搬家了。我很自责,在千里之外的我不能帮忙一起搬家。但我真的很开心,我和爸爸妈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这光鲜亮丽的新房子背后,少不了妈妈东奔西跑的努力,还有我爸爸工资的支持,只是我没有付出什么,为此我的心里一直不好受。虽然在新家已经住了一年,很多方面已经适应,有很多亲戚朋友来家里面做客,对这个新房子夸了又夸。再去回想那三年颠沛流离的生活,相信我的爸爸妈妈一定比我还开心吧。


           我妈妈一直是我心中的女强人,爸爸生病后,她付出了太多太多……


         结束语:这篇文章是我一天之内突发奇想写出来的,也许略显粗糙,因为没有过多的修饰,没有华丽的词藻,每一句都是那么的真实。其实这更像是我家三年的“迁徙史”,每一年都是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感受,每一年都住在不同的房子,但唯一相同的是,不管过了多少年,爸爸妈妈对我的爱是不变的,我对爸爸妈妈的感恩也是不变的。时间可能会冲刷掉许多短暂的东西,但爱和感恩,一定是永恒的。






编审:融媒中心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