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印象文化 >> 查看内容
印象文化

贵州安龙:府城北路话古今

印象贵州 2021-11-15 12:27 8913 0

摘要:  这是一条已被时代抛弃的古驿道,它曾经闪烁过耀眼的光芒,吸引过世人的目光。这条道上产生过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牵连着许多著名人物,就连嘉庆皇帝也为之赋诗纪事。走在这条古道上,久远的历史就会一一涌上心头。它 ...

          印象贵州网讯 (赵历海这是一条已被时代抛弃的古驿道,它曾经闪烁过耀眼的光芒,吸引过世人的目光。这条道上产生过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牵连着许多著名人物,就连嘉庆皇帝也为之赋诗纪事。走在这条古道上,久远的历史就会一一涌上心头。它,就是古安龙始于官桥,终于盘江渡(北盘江)、花江渡,再通过古牂牁江上的铁索桥,前往省城乃至中原的府城北路。   
          古道商旅愁
          早在一万多年前的旧石器晚期,地处西南的“两江”(南北盘江)流域就已有人类活动,南北盘江就像母亲两只巨大而温暖手,一南一北将黔西南各族人民拥入怀中,在这块土地上创造了古老的文明,成为古夜郎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公元前135年(西汉建元六年),受汉武帝派遣,唐蒙沿牂牁江(今盘江)说服夜郎侯多同降附,于今盘江流域置夜郎县,今县境为其辖地。北盘江渡和花江渡当时就为郡境通往北面的重要渡口。   
  
      
府城北路来往的旅人  王健供图

          由于古代生产力极其低下,沿途地形极为险峻,加之地方政权更迭频繁,战乱连连,民不聊生,郡境往北无固定通道,经新兴(今普安)和永丰分别达北盘江渡口和花江渡口为其主要方向,沿途长期以来均为林间小道。也就是“山涧沟壑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主要交通工具为人挑畜驮。致和元年(公元1328年)三月,元朝在红水河(今南盘江)边置安隆州,不久改置安隆寨。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以来,随着安隆洞、安隆守御千户所等地方政权逐步巩固,中原王朝为加强对西南云贵地区大小地方政权的治理,修筑古驿道也便提上了日程。
          明洪武年间,在安南(今晴隆),永宁(今关岭)交界的清水江(今北盘江)沿岸先后建成的古驿道曰尾洒驿,新兴驿、盘江驿。往郡境西北面可通滇(云南),东南面沿盘江驿可达粤境。尾洒驿,新兴驿的延伸驿道从郡境北面渐达安隆守御千户所(今安龙)所城城北,因规格不高,且几经易改,通行仍很艰难。由于交通落后,崇山峻岭的阻隔,中原王朝同郡地联系十分有限,地方政权长期为地方土司所把持。


府城北路卡子隘铺路遗迹 王健供图

         斩三郎除恶霸
          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安隆阿能寨原土著民族农奴出现了郎刚、郎很、郎暴兄弟三人,他们日食斗米、生吃牛肉,天生强悍,力大无穷,可以用手提起大水牛在河沟洗澡,三兄弟可拉二百四十石大弓,而且生性凶残,经常欺男霸女、打家劫舍。由于不满外来氏族的统治管理,于是纠集一帮土民,盘踞在阿能寨对面的桑郎山上,安营扎寨、聚众造反,要与岑氏土官争夺地盘。每年逼迫百姓纳粮贡米、上缴牛马猪羊,若不按期缴纳,就下山抢劫,所到之处,百姓遭受其殃,害的鸡犬不宁。就连朝廷钦赐世袭的安龙土司长官岑轼也被“三郎”射杀。三郎的恶习激起了民众的极大愤慨,万历四十三年三月,贵州巡抚张鹤鸣拨数万精兵,在岑轼之子光裕的协助下,征讨三郎。最终将“三郎”活捉,并押解至安隆所城游街示众,最后斩首于北大街。三郎被斩首后,尸体被埋在城北的一座山下,未防止三郎的阴魂不散,继续祸害阳间生灵,于是将黄铜涂抹在三郎坟头的石碑上,以压制其坟堂风水。取名曰“京观之碑”,当地人简称“京碑”。因黄铜近似金黄色,还被误传为“金碑”。安龙“京碑”的地名就由此而来。《左氏传》有云“锋鲸鲵,封尸以为京观”。

        长亭话离别
         随着安隆守御千户所等地方政权的巩固和日渐繁盛,中原王朝对郡地的治理也日渐增强,任命、派驻的的大小文武官员及文人骚客也日益增多,在中原大地官场上早已司空见惯的迎来送往风气,在西南郡地也盛行起来。清乾隆末期,福建汀州定居郡地的商人黄绍魁捐白金于城北二许里培建接官亭。嘉庆二年(1797年),毁于兵灾,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兴义府知府张锳就旧址重建此亭,亭为石柱翘脚攒尖顶,亭侧建有殿堂,建筑工艺精湛。故又名:“接官厅”,“拱极亭”。建成后,张锳亲自撰联云:“短长亭畔怅离群,对兹青草绿波,只怅客行太速;来往道旁欣聚晤,迎到红尘紫陌,敢云宾至如归。”又联云:“守镇重边城,突兀雄关,巩固北门锁钥;帡幪宏远域,穹窿广厦,爰休南国风尘。”从此,接官亭便成了官署送往迎来之所,同时也是民间送别远行亲朋之地。长亭故人虽已被时日消逝,可当年“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离愁别恨时时在脑海浮现。

         嘉庆喜赋诗
         清嘉庆二年(1797年),南笼布依族起义爆发后,起义军根据地虽在南乡洞洒,可战斗首先是在府城北路卡子隘附近的额老寨打响,起义军同清军先后在府城北路普坪等地发生了许许多多极其惨烈的战斗,喊出了“雾腾腾,烧普坪,南笼吃早饭,杀上云南城”的口号。云贵总督勒保受嘉庆帝钦命,自铜仁还兵,沿关岭、新城(今兴仁)、卡子隘、普坪,五洞桥,从府城北路一路过关斩将,在地方团练的协助下,直扑府城、洞洒,最终将起义军残酷镇压。捷报传来,嘉庆帝龙颜大悦,亲自赋诗曰:“一战克关岭,大路得通走。继解新城围,遂克卡子口。”“旋由普坪进,直抵南笼赳。”

        铺路变通途
         清政府镇压南笼布依族起义后,将南笼府改为兴义府,统辖盘江各属,才修通了府治北至新城(今兴仁),又至东北安南(今晴隆)的铺路,沿途共设有在城铺、坝弄铺、普平铺等十二个铺,至此,府城北路通省城大道才得以正式修通。鲁沟塘讯也在此时设立。与此同期,府城东北至贞丰州的铺路也修通,同样可达省城。
         始于咸丰八年(1858年),终于同治十一年(1872年),长达14年之久的咸同白旗起义在府城北路也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如果说南笼布依族起义迫使清政府采取怀柔政策,进一步加强了对郡地的统治,咸同白旗起义却动摇了清政府在西南地区的统治,此后,张鸿藻、蒙养正、许可权、罾宪章、黄任侠等人纷纷走上了推翻封建制度的革命道路,尤以出生清兴义府普坪,在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中为副总指挥的苗族将军王宪章最为著名,武昌起义后被孙中山任命为“江苏江北讨袁总司令”。
         1935年1月,中共中央召开遵义会议后,红军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四渡赤水、南越乌江、威逼贵阳,蒋介石急调滇军前来围剿。红军甩开敌人向西疾进,连克定番、长寨、广顺、紫云等县城,强渡北盘江,与黔军展开激烈战斗,于4月13日拂晓占领贞丰县城。贞丰被攻克后,红军一部大致顺着府城北路抵达安龙,后又与其余红军先后沿北路离开安龙,前往云南。4月18日22时30分,朱德司令员电令:“一军团应进至马路河,第二师及后梯队经坡妹到老(冗)渡,该师另一团及该梯队经安龙,无敌情时则进取安龙,收集云南情报及资料,准备二十日转向兴仁。”红军分三路向安龙进发:红一军团一部从册亨县坡妹进人县境,在笃山休息后经纳坡、顶平、纳院、坡利出境入兴仁县马路河;红三军团一部从贞丰进入北乡,后陆续进入云南。
         1938年南笼公路的修通,府城北路古驿道的使命也就基本结束了。南笼公路自睛隆县沙子岭起,经兴仁至安龙县城止,全长134千米。该路是沙(子岭)八(渡)公路的前段,县境内里程为34千米。民国25年(1936)1l月破土,27年(1938)4月通车。时称南(安南)龙(安龙)公路,县负责修筑24.52千米,全县6000名民工参加修建。

        北盘江新铁索桥

         现如今,从县城沿313和210两条省道分别从兴仁和贞丰上高速,早已能快速到达省城贵阳啦。北盘江上的铁索桥早已今非昔比,城北古铺路及其接官亭中送往迎来的过客也渐渐从历史的长河中褪去,可历代龙城人就是从这些曾经的辉煌历史文明中不断增强文化自信,持续开创更美好的未来。

编审:融媒中心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