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印象文化 >> 查看内容
印象文化

典藏古皇城 加油新安龙

印象贵州 2021-10-29 14:29 18113 0

摘要:  2月22日,正当武汉正处于全国乃至全世界抗击新冠肺炎的焦点,承受着来之四面八方无语言表的超级压力时,央视原《国宝档案》主持人任志宏用他那辨识度极高的磁性男中音,在其自媒体抖音账号上给武汉加油,给全中国加 ...

          印象贵州网讯 “你知道‘加油’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吗?清朝道光年间……就是张之洞的父亲张锳创造出来的”,2020年2月22日,正当武汉正处于全国乃至全世界抗击新冠肺炎的焦点,承受着来之四面八方无语言表的超级压力时,央视原《国宝档案》主持人任志宏用他那辨识度极高的磁性男中音,在其自媒体抖音账号上给武汉加油,给全中国加油,由此,源自安龙的典藏“知府添灯油”便上升为“加油”典故,传遍了大江南北。安龙自汉代以来史不绝书,典藏无数,以“知府添灯油”为代表的无数经典典藏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安龙人民,创造一个又一个的新安龙,下面就和各位“看官”聊聊安龙这些代表性的典藏吧。

          典藏古皇城之“独立三边”
          安龙县地处滇黔桂三省结合部,为云贵高原向广西丘陵过度地段,海拔落差1千多米,沟壑纵横,万山峭立,自古为滇黔通往两粤的重要通道,西南地区重要的战略要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兴义府志》地理志有云:“兴郡南界粤,西界滇,实黔境西南岩郡也……万山峭立,四面水环,南有南盘江之险,守石门关、坡脚、者香诸要口,据山扼江,足以制粤”。其南境的石门关自古为贵州通往两粤的南大门,与贵州最北面的娄山关齐名。独特的区位优势不仅孕育了安龙三千多年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也使得这里自古商旅兴盛。1851年(道光二十一年),兴义府南路的修通,极大地促进了滇黔与两粤的商贸往来,往来于兴义府南路的马帮络绎不绝。光绪十一年(公元1895年),兴义府知府石廷栋在城南梅子口摩崖上题写了“独立三边”四个大字,足见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现如今,县城南境的国道324线,南昆铁路和汕昆高速公路相继修通。加之南盘江航道的开通和兴义机场四通八达的航线,滇黔桂“水陆空”立体交通网业已形成。为宜居新安龙的建设提供了快速便捷的交通保障。


          典藏古皇城之“三千年历史”
          早在一万多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今县境就已有人类活动,他们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创造古老的文明。据史籍记载,春秋战国时期,今县境属古夜郎国,西汉改隶于牂牁郡,宋代中期于今县城东北置安隆洞,明初于今县城设所置官,留兵屯戍,永乐年间,城已具规模。后经历代修建,城内街道纵横,房舍鳞次栉比,人烟荟萃,商旅繁盛,成为滇黔桂三省交汇区重镇。1652年,南明永历朝廷入居安龙,把这里作为陪都,建立政治、军事指挥中心,进行了四年的抗清复明斗争。有清一代,南笼厅、南笼府、兴义府在这里设治所,军事机构安笼镇、安义镇亦先后驻于府城,安龙成为黔西南地区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中心。辛亥革命后废府设南笼县,1922年改称安龙县。1966年建安龙布依族苗族自治县,至1982年建黔西南自治州,复改为安龙县至今。三千多年的历史进程, 在这里孕育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古迹众多,典藏无数,极大的增强了当地人民建设宜居新安龙的文化自信。

          典藏古皇城之“三帝王赐名”
          清顺治九年(1652年)正月,孙可望遣总兵王爱秀至广西迎永帝朱由榔入贵州,二月六日,永历朝廷移居安隆,永历帝自诩真龙天子,希望能在安隆安邦固国,于是便将安隆所改为安龙府,在这里建立反清复明的陪都,从此安龙便有了“皇城”,“龙城”的别称;六年后,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十一月, 清将卓布泰从广西,攻克梅子关,石门关天险,于安龙府城城郊凉水井(今幺塘大水井至小水井一带)击杀镇守此处的明将李成爵,攻取安龙府,顺治帝很是高兴,于是便将安龙府改为了一个带有侮辱性的名字—安笼所(谐音锁),肃清了朱由榔在安龙的小朝廷,最终完成了清王朝的统一;嘉庆二年(1797年)正月,南笼府城南南乡洞洒布依寨王蘘仙因不堪清政府和地方土司双重残酷剥削,与同乡当丈的韦朝元率众发动了以布依族为主体,广大贫苦群众广泛参与的反清起义——南笼布依族起义,起义军围攻南笼府时,府城危在旦夕,城内乡坤自发捐钱捐物,并亲上城楼,协助守城,起义军终未攻破府城,大大减缓了起义军进攻省城的进度。起义被镇压后,嘉庆帝为嘉奖守城乡坤的义举,亲自下旨将南笼府为兴义府。
         一个边地小城的城名之所以会引起三位帝王的重视并亲自赐名,和其“独立三边”,贵州南大门战略位置所引发的重大历史事件密不可分。历次重大变故后,因乱而治,龙城便出现了许多贤相名臣,才子佳人,他们的感人事迹为当地民众历代传颂。


          典藏古皇城之“名人轶事”
         “龙城惊变”:清顺治三年(1646年)十一月,永明王朱由榔在广东肇庆称帝,年号“永历”,建立永历政权,又称南明王朝。永历政权建立后,曾一度收复南方大片土地。明末农民起义军将领孙可望为窃取南明王朝的胜利成果,挟天子以令诸侯。清顺治九年(1652年),孙可望遣总兵王爱秀至广西迎永历帝朱由榔入贵州,二月六日,永历朝廷移居安隆,永历帝自诩真龙天子,希望能在安隆安邦固国,于是便将安隆所改为安龙府,在这里建立反清复明的陪都,随着反清复明战争形势的不断变化,孙可望废永历称帝的野心急速膨胀,以吴贞毓为代表的十八位朝臣对孙可望进行了殊死斗争。顺治十一年(1654年),因永历君臣密谋请李定国回安龙护驾一事被孙可望探知,孙可望勃然大怒,下令诛杀吴贞毓等一众朝臣。四月八日,诸臣被孙可望手下押至北关马场行刑。诸臣神色不变,各赋诗见志。赋毕对各官拱手说:“学生辈行矣!中兴大事交付列位;但列位都要忠于朝廷,切不可附天寿、吉翔卖国,学生辈虽死犹生也。”诸臣相互誓曰:“我等死后,不可分离,须戮力同心,活捉秦逆,献之阙下。”大义凛然,引颈受戮。刘议新以知情不报杖毙;不久林青阳亦被逮回杀于火草坪。十八人的尸体示众三日,吴贞毓和郑允元埋在城西海源寺,其余十六人的尸体由其家属合葬于马场,后人称为“明十八先生之狱”。当地人称为“龙城惊变”。还被安龙黔剧团排成黔剧广为展演。现在的安龙博物馆(俗称皇宫)和明十八先生祠为其历史遗迹。
        “招公筑堤”:有民间传闻龙城自古多兵灾,皆因城北渟池(今陂塘海子)势若反弓,易水势始利。同时更为解决水患,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驻安笼(安龙)游击招国遴捐俸修筑,因此得名招堤。旧志云:“安笼城北有渟池,绵亘数里,土人呼为北海。有识者言,水之形势如反弓,不利于安笼,安笼之屡被兵用武,不克敉安,职此故,筑堤以易水形始利。国遴至,乃捐白金二千两,伐石筑长堤,经始于三十三年冬,至明年春而堤成,广八尺,袤三十余丈,人称为招公堤,安笼乃安”。后人在渟池广种荷花,因此龙城又名“荷都”。现如今,招堤湿地公园已成为龙城一张靓丽的名片。
        “文惊四座”:张之洞:字孝达,道光十七年(1837年)九月生于其父亲张锳任职的兴义府(今安龙)官舍,张锳第四个儿子。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七月,张锳在城北金星山东侧建半山亭,地方乡绅名仕,文人骚客于亭内设宴相庆,席间,众宾客纷纷吟诗作对,对张锳的卓著政绩大加赞誉,轮到张之洞时,年仅11岁的张之洞仿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即兴挥毫,一气呵成,写下了在龙城传颂千古的佳作《半山亭记》,文惊四座,刹时间,整个宴席鸦雀无声,随后,众宾客无不拍案叫绝,惊呼“神童”!郡人勒碑刻石,嵌于半山亭中。有诗云:“凉亭初成了,群贤毕至,少年挥毫,惬意间,孩童才气千古传”。


        典藏古皇城之“知府添灯油”
        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年)至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间,张锳任兴义府(今安龙县)知府,先后增经费,培招堤,开水道、修府志……政绩卓著。其中最重要的政绩之一就是建试院,修书院,严课试,极大地促进了府郡教育事业的发展,张锳对府城教育的重视还体现在很多细微处,尤以“知府添灯油”的佳话最为经典。    

        话说当时的兴义府城,每当夜幕降临后,夜深人静时,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渐入梦境,可大街小巷总有些稀稀疏疏的灯光,那是秉烛夜读的莘莘学子。这时总会有两个更夫从衙门出发,前一个提灯笼,后一个挑桐油,沿大街小巷巡城,但见哪户挑灯夜读,便停下高喝:“府台大人给相公添油喽”。待读书人持盏开门,便取出油篓,往灯盏续油,临别还补一句:“府台大人祝相公早取功名。”
        “知府添灯油”的典故不管有无史料记载,但从古自今,在安龙,黔西南州、贵州乃至全国广为流传是不争的事实,否则原央视的名主持任志宏老先生也不会在其自媒体上推崇此事,只不过是他老人家无意间将此佳话升华为“加油”这一放之四海皆通典故罢了。处在历史新起点的安龙人民,不仅要将其保护好,宣传好,更要从中吸取精神力量,撸起袖子加油干,建设更美好的明天。安龙加油!(赵历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