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印象文化 >> 查看内容
印象文化

贵州安龙路志:安坡路的前世今生

印象贵州 2021-10-21 21:34 18833 0

摘要:  贵州安龙素有“三千历史,三百亩荷花,三十处美景”的美誉;在县城城南石头寨处,蜿蜒山涧的南昆铁路、汕昆高速、324国道宛若三条巨龙交汇于此,被人们戏称为“三龙出海”;离此不远的梅子关处324国道下的崖壁上,清 ...

     印象贵州网讯 (赵历海)贵州安龙素有“三千历史,三百亩荷花,三十处美景”的美誉;在县城城南石头寨处,蜿蜒山涧的南昆铁路、汕昆高速、324国道宛若三条巨龙交汇于此,被人们戏称为“三龙出海”;离此不远的梅子关处324国道下的崖壁上,清光绪二十一年秋,兴义府(今安龙县)知府兼守备石廷栋所提摩崖石刻“独立三边”已掩映在青山密林中。这“三”者间是何关系呢?怎么又会扯在一起啦?这得从“独立三边”摩崖石刻旁印着深深马蹄印的古驿道来说说安龙路志:安坡路的前世今生吧。


南昆铁路 汕昆高速 324国道交汇处

     安坡路:顾名思义为安龙县城通往城南坡脚的道路。途经幺塘、石门关、梅子关、三道沟、直达南盘江。全长30多公里。沿途地处滇黔桂三省结合部,为云贵高原向广西丘陵过度地段,海拔落差1千多米,沟壑纵横,万山峭立,气候多变,自古为滇黔通往两广的重要通道,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兴义府志》地理志有云:“兴郡南界粤,西界滇,实黔境西南岩郡也……万山峭立,四面水环,南有南盘江之险,守石门关、坡脚、者香诸要口,据山扼江,足以制粤”。据此,无论是从商旅往来,还是从地方政权的稳定考虑,历朝历代都很重视此通道的经营。


府城南路古驿道遗迹

    西汉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汉武帝遣使唐蒙沿牂牁江说服夜郎侯多同降附,于今盘江流域置夜郎县,今县境为其辖地。坡脚当时就为古牂牁江通往县境乃至云贵的一处重要渡口。由于古代生产力极其低下,沿途地形极为险峻,加之地方政权更迭频繁,战乱连连,民不聊生,安坡路沿途长期以来均为林间小道。也就是“山涧沟壑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主要交通工具为人挑畜驮。致和元年(公元1328年)三月,元朝在红水河(今南盘江)边置安隆州,不久改置安隆寨。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以来,随着安隆洞、安隆守御千户所等地方政权逐步巩固,今县境及滇黔与粤地交往日渐增多,商旅往来逐渐繁盛,匪患也日益猖獗起来。沿途险要处如梅子关,石门关等就开始有了人为的防御工事。进而形成重要隘口。清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以来,永历、顺治、李成爵卓布泰吴三桂王蘘仙、袁祖铭……多少帝王将相、地方军阀纷纷折戟沉沙于此。当年的金戈铁马,刀光剑影、慷慨悲歌、爱恨情仇,每每提及时时令人惊心动魄,浮想联翩。


古驿道遗迹

    清顺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清将卓布泰率兵数万人进攻南明永历朝廷之陪都安龙府,经几番激战,最终取得府城城南石门关之役的胜利,才得以击败永历朝廷留守安龙府的明将李成爵,最终完成统一中国之大业。

    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八月,清廷撤三藩,吴三桂反。清康熙十七年(公元1678年)三月,吴三桂在衡州(今湖南衡阳)称帝;同年8月暴卒,其孙吴世璠继承帝位。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正月初一晨,赉塔率军5万余众从坡脚北渡南盘江,直逼石门坎。赉塔令诸将希福、勒贝、玛奇等率师前进,而另与总督金光祖等分兵“间道”(偏僻的小路)蹑其后,前后夹击周应龙、何继祖。清军强攻第一道防线得手后,大队续进,又连续夺取十余道关口。战至黄昏,何继祖投入预备队,清军前锋及绿营炮弹、羽箭用尽不能阻敌,遂列阵隐蔽伺机,何继祖率部涌下,清军大队突然夹攻,何继祖不支溃退南笼,清军夺取梅子关、石门坎。随后清政府在南笼府(今安龙)城南石门关驻兵把守,府城南路成为南笼府连接广西的主要通道,战略地位更为突出。


“修兴义府南路的碑”记

     1797年(嘉庆二年),南笼府城南南乡洞洒布依寨王蘘仙因不堪清政府和地方土司双重残酷剥削,与同乡当丈的韦朝元率众发动了以布依族为主体,广大贫苦群众广泛参与的反清起义——南笼布依族起义,起义军与两广总督吉庆府城南路梅子关,小巢、石门关等处发生的大小战斗几十起。起义被镇压后,清政府改南笼府为兴义府。同时,将安笼镇改安义镇,在兴义府城南路设洞洒和石门关二塘,因洞洒塘为兴义府城通往广西的第一个塘,故名幺塘。《兴义府志》右营兵制有云:“府城南路二塘,兵十。洞洒塘五,距城十五里。石门坎五,距城二十里。距册亨三道沟讯二十里。”从此,幺塘便有了“三边通衢,府城第一塘”的美誉。沿途讯塘的设置,镇守南盘江北岸,保障兴义府与两广的联系,保护来往于西南与华南之间的商旅物资。


摩崖石刻

     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941年)至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间,张锳任兴义府(今安龙县)知府,先后修书院、建府试院、陪修招堤、建半山亭、创修府志……政绩卓著。其中最重要的政绩之一就是修筑府城至坡脚的驿道。又称府城南路。至此,府城乃至滇黔才有了真正意义上通往两广的道路,古驿道遗迹至今尚存,尤以梅子口处,“独立三边”摩崖石刻旁近两寸深的马蹄印驿道最为明显。

     道光二十二年(公元1942年)七月,张锳倡议捐资白金2000两修筑府城至坡脚驿道,经两年竣工。道光拔贡生,兴义府人严以正的《修兴义府南路碑》记述了此事:“国家承平二百余年,河山尽入版图,荒徽咸凛声教。兴郡壤接两粤,僻处边疆,远通羊城,近达象郡,贾商辐辏,货物骈臻。由粤入郡之路,自坡脚经石门坎,三道沟、梅子口、打坐坡诸处,山路崎岖,石径险狭,行者苦之。观察张公制郡有年,建试院,修书院,严课试,增经费,培招堤,开水道,种种实政,昭人耳目。念南路之未平治也,奚集众捐修,都计费白金凡二千两有奇,又选郡人之能者量其事。路长七十余里,鸠工庀材,无间寒暑,越两载而告竣焉。郡人属予记其事,予虽不敏,弗敢辞……”

     兴义府南路的修通,极大地促进了滇黔与两粤的商贸往来,往来于兴义府南路的马帮络绎不绝。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三月,清政府在府城南路坡脚设厘金局,查验过境商品,征收过境贷物税。自此,每年均有2000余两白银从坡脚通过石门关上解到省,兴义府南路成为清廷贵州当局的一条“财路”。光绪十一年(公元1895年),兴义府知府石廷栋在石门关梅子口摩崖上题写了“独立三边”四个大字,足见该路对于兴义府及滇黔桂三省的重要性。

     民国时,石门关驻兵撤销,兴义府南路成为了盘踞在广西北部的军阀、土匪劫掠百姓、官商的一条“通道”。民国11年(公元1922年)3月20日,桂匪1500余人越过南盘江,经坡脚过石门关,幺塘,开到南笼县城。见县城防空虚,桂匪乘机抢劫县城商民财物,并将袁祖铭父亲袁干臣及妇女儿童数百人掠为人质。23日,匪众押着人质,驮运着掳得的财物离开县城,经兴义府南路向南盘江方向撤回,十多里路的人流在匪徒的鞭打声、呵斥声中哭声震地、撕心裂肺、惨不忍闻。

          安龙解放后,新生的人民政权建立后,在广大群众的坚强支持下,人民政府剿灭了长期盘踞在兴义府南路一带的国民党残余及绿林惯匪,兴义府南路由此掀开了崭新的历史篇章。1956年12月,安龙县城经幺塘至坡脚公路正式动工兴建,历时两年竣工,于1958年10月正式通车,因起始点为安龙和坡脚,故名安坡路。这是安龙县“一五”时期开工建设最重要的公路项目之一,为安龙县经济建设做出了突出的贡献。1997年,国道324线改经幺塘、石门关、梅子口达广西,安坡路迎来了崭新的春天。后来,国家又相继在安坡路中段梅子口下修建了南昆铁路和汕昆高速公路。加之南盘江航道的开通和兴义机场四通八达的航线,滇黔桂“水陆空”立体交通网业已形成。

     如今,安龙县、黔西南州南下两广的道路交通早已今非昔比,已不依赖于昔日这小小兴义府南路了,古驿道上的关隘、马帮的驮铃声连同当年的金戈铁马,刀光剑影、慷慨悲歌、爱恨情仇一并淹没于凄草凉林中。但是,我们不应忘却古驿道上曾经发生的一切。记住曾经的历史,我们才能更好地展望明天。


编审:融媒中心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