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印象文化 >> 查看内容
印象文化

中国远征军川军浴血滇缅 四川黄埔军校同学会纪念抗战胜利76周年主题活动

印象贵州 2021-9-6 16:12 6657 0

摘要:  攻下松山,远征军一路横扫顽敌,收复腾冲、攻克龙陵,继而是芒市、遮放、畹町,最后与驻印军队在芒友会师,继续南下缅甸,于1945年3月,收复缅北大小城镇50余座,解放土地8万平方公里,毙伤日军4.8万人,俘获647人, ...

          印象贵州网讯 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川军足迹几乎遍布了全国的抗日战场,在南征滇缅的中国远征军队伍中,有近5万名川军将士,为了抗击日寇跨越国境,浴血奋战,为世界反法西斯胜利提供了有力支撑。

投笔从戎报效国家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8万日军大举进攻英属缅甸殖民地,企图切断当时中国唯一的对外联系通道——滇缅公路,进一步孤立中国,迫使中国政府停战议和。面对日军的进攻,英国殖民者顽固坚持利己主义的立场,退守印度,致使中国西南大后方告急,国际社会援助中国的最后生命线——滇缅公路告急。


          危急时刻,1941年12月下旬,中国政府在重庆主持召开中、英、美军事联席会议,决定按照中英双方签订的《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国出兵缅甸,与日寇决战,以保障滇缅交通线,保障盟军统一战线大业。
          从1942年3月到1945年5月,中国政府先后两次派出20余万人的部队进入缅甸与日寇作战。远征军作战极为艰苦,缺员很多,同时,在与英军协同作战中,中下级军官和士兵知识匮乏问题极为突出。


          为弥补兵源不足状况,改善兵源质量,迅速提高军队战斗力,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决定以国民党员和三青团员为骨干,开展知识青年从军运动。1943年3月,国民政府立法院公布新的《兵役法》,扩大了征兵范围,鼓励青年学生参军,规定学生服役期间保留学籍,使得青年学生特别是大学生消除了学籍的顾虑。
           1943年11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政部命令四川省军管区各县市选送300名知识青年补充远征军。四川军管区随即派参谋长徐思平出巡川北各师管区宣传和督导。绵阳中学学生邱永森等15人听了徐思平的演讲后,慷慨激昂,热血沸腾,当晚到徐思平驻地,表示愿服兵役并呈誓词。随即,徐思平在三台县召集中学以上学生2000余人讲演,当场有男生200余人,女生30余人请缨。一些女生因被婉谢,竟痛哭流涕地质问:“爱国无分男女,女子何以不能抗战杀敌?”
          在四川省军管区开始对青年从军运动进行广泛宣传的同时,四川大学、光华大学、华西大学、燕京大学、金陵大学、齐鲁大学校长也协助宣传,鼓励学生参军,其中川大、光大两校应征者各达百人,占数最多。蓉市各中学校都有学生参加。
          据统计,在四川省的22个师管区中,志愿报名服役的学生及公教人员达27129名,此外尚有重庆市报名者6772名。从军运动扩展到湖北、西康、陕西、甘肃、河南、绥远、青海、江西、福建、安徽、浙江等十余个省,其中四川省成绩最佳。
           很快,各地征集人数突破了原定10万人的数额。三青团内部响应也很热烈,甚至一部分超龄团员也请求从军。很快,各地应征人数就达到93085人,超过原定5万名的配额近1倍。
严格受训成为主力

          随远征军南征的川军将士与抗战初期出川、装备简陋的他们的父兄不同,受过严格训练,作战勇猛,成为远征军的主力。
          1940年春,17岁的杨克南在四川璧山参军,加入由陆军中将张权任总队长的陆军战车防御炮教导总队,一入伍即在总队2营担任上士文书,受到严格训练。1942年春,中国出兵缅甸后,杨克南由战车总队转入陆军第8军103师308团,任中尉作战副官,驻防云南。1944年5月滇缅战役打响前,杨克南被派到云南古木学习60迫击炮操作,回去后即被派遣到2营1连任炮排排长,随即参加了松山血战。据杨克南讲,其所在团的官兵至少有一半来自四川和贵州,其中,四川人是战斗中的绝对主力。
          1943年底,从四川等地征来的青年军入营后,首先进行了3个月的入伍训练,训练科目由兵器到战术,学科、术科及思想并重。青年军亦以学历、体格、志愿等项为标准分炮兵、步兵、工兵等。经过短期训练后,各师正式纳入正规军编制。
          青年军9个师分别归属于中国远征军第六军、第九军、第三十一军,另外有相当一部分调入新一军、新六军、第五军、辎重汽车第十四团、第十五团、宪兵教导第三、四、五团、伞兵总队、译员训练班、无线电训练班及派赴美国受训的海空军等单位。
          同时,大批从军学生陆续到中国驻印军驻地,著名的盟军大本营――兰姆伽训练基地接受装备和训练。在基地,美国教官严格按照西点军校的教程对将士们进行了训练。通过受训,青年将士不仅对武器战术有了系统学习,还接受了现代作战的理论和观念,这对他们在战斗中打败强大的敌人至关重要。
          青年军在印度受训结业后很快派到印缅前线担任交通运输、坦克车兵等技术兵种工作,成为战斗的生力军。青年军先后参加了缅北大反攻、如密支那、八莫等战役,对打通中印公路发挥了积极作用。
血战到底全歼日寇

          1944年5月,远征军强渡怒江,遇到的第一场恶仗就是打松山。战役自6月4日打响,9月7日结束,战斗极其艰苦,中国军队先后投入第71军、第8军共5个步兵师约6万人,火炮200门,以阵亡官兵8000余人为代价,取得惨胜。
          守备松山的是日军52师团腊勐守备队,配备有115重炮群、反坦克速射炮、高射机枪、坦克等重火器,编制1260人。同时,日军工事构筑得隐蔽复杂,往往是一个母堡套多个子堡,深沟壁垒,构成密集火力。日本缅甸派遣军总司令河边正三视察后给大本营报告:“松山工事足以抵御任何猛烈攻击,并可坚守8个月以上。”
          但远征军决心歼强敌,打得非常勇敢。川军将士更是不怕牺牲,慷慨赴死。杨克南至今不能忘记,“我们连1排长叫李政山,巴县人,成都中央军校毕业,他和我关系最好,记得进攻前吃最后一顿晚饭时,他对我说,老杨,这次我可能下不来了,但老子死了也要往前扑!冲锋时他在最前面,被子弹打中脑壳,当场牺牲。”连队有一个叫张德玉的垫江人,胖子,在战斗中非常勇敢,“当敌人地堡火力被我方炮火压住后,张德玉冲上去,鬼子端着刺刀出来拼命,张接连干倒两个鬼子,又钻进地堡,拉响手榴弹!打扫战场时,我见他被炸成几截!”
          两强相遇勇者胜,好几次,杨克南亲眼见到鬼子兵从碉堡里伸出白旗,举手投降。鬼子号称可以坚守8个月的阵地,被远征军将士用3个月时间攻克了。
          攻下松山,远征军一路横扫顽敌,收复腾冲、攻克龙陵,继而是芒市、遮放、畹町,最后与驻印军队在芒友会师,继续南下缅甸,于1945年3月,收复缅北大小城镇50余座,解放土地8万平方公里,毙伤日军4.8万人,俘获647人,为此远征军7万余人伤亡,无数川军将士长眠他乡。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