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加微信

微信扫一扫

风格切换

您的位置: 首页 >>印象文化 >> 查看内容
印象文化

芳华舞傩戏 傩戏为己心 记贵州安氏家族第五代傩戏传承人安江飞

印象贵州 2021-3-30 13:12 15393 0

摘要:  初闻不知戏中意,再听已是戏中人,作为家族第五代傩戏传承人,他一路拜师学艺、随师父多地同台演出,始于爱好,忠于传承,古老神秘的傩文化在这个少年上散发出了无比的魅力。 人难即傩——与傩同行的成长,他是来自 ...

          印象贵州网讯 “傩戏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少年坚定地说道,他是来自贵州医科大学药学院18级中药学专业的安江飞同学。初闻不知戏中意,再听已是戏中人,作为家族第五代傩戏传承人,他一路拜师学艺、随师父多地同台演出,始于爱好,忠于传承,古老神秘的傩文化在这个少年上散发出了无比的魅力。


人难即傩——与傩同行的成长
          一人一难成傩,而傩戏恰是人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用以驱赶困难、祈求安庆的民间戏曲。成长于贵州东北部的德江县,他从牙牙学语开始便饱受傩戏文化的熏陶。

          幼时,他对这种神秘文化的偏爱便在父辈们浑厚的唱戏声中悄然萌芽,看傩戏是他那时最大乐趣之一,家中古书籍里的天干地支、神秘符号对他更是有着难以抵抗的诱惑力,还在空闲时倒腾着古书和那些民间乐器。一次演出上,父亲突然让只是看了几场完整演出的安江飞尝试上台表演,最简单的动作他却表演得不如人意,最后父亲气愤的将他的乐器一把夺过,第一次演出就这样以失败告终了。当时,情绪低落的他,想着再也不要学习傩戏了。


          回到家后,当时在场师公张金太找到他,对他进行悉心的教导,严厉的父亲也和蔼地和他谈起心来,在他们的耐心疏导下,安江飞坚定了唱好傩戏决心。此后傩戏便伴随着他每一个脚步。
         上了初中后,他经常跟随父亲和几位师父到各地演出,因为和上学时间的冲突,缺课请假也是常见的事,但是他仍在唱戏结束后花更多的精力来复习功课,绝不松懈。身边的朋友同学们也十分体谅他,聚会时都会提前半个月跟他约好时间。在高中的一次晚会上他提议以傩戏唱调做一个男女对唱的节目,同学都感兴趣地跟着学着,到后来几乎全班都会哼上两句台词。上了大学后,周围有很多同学对傩戏都兴趣盎然,有向他要关于傩戏的一些照片的,也有想向他请教傩戏技巧的。在周末,他也经常去周围学校举办的文化节表演傩戏,为了能完整的表演好一场戏,朝出唱戏夜深回家也都是家常便饭。对傩戏始终如一的热忱从未让他感觉到枯燥,他始终热爱傩戏九版十三腔的唱法,始终以天赋的嗓音延续这传承。

         从最初的接触到学习表演,十几年来从未停止对傩戏的热爱,傩戏与他的成长环环相扣,傩戏影响了他,而他也将用傩戏去影响更多的人。
衣钵相传——口传心授的深情
         俗话说“老兵传帮带,新兵成长快”,父亲是他的引导者,也是他傩戏生涯的第一位导师。始于父亲引导,后又正式拜入姑父张玉文门下,学习傩戏里的“唱”和“跳”。
         其后,他又跟随师公张金太、傩戏大师张月福学习更具花样的戏剧和唱腔,只要安江飞有所疑惑,老师们一定会知无不言。


         有一次恰逢冬季,他和师父们冒着雪去农村表演,需要表演傩戏的绝技之一—“上刀梯”,由于天气十分寒冷,表演团队里自己又最年轻,父亲便建议到:你去吧!他立马答应:“好,我去吧!”此时的他已经有了相当的表演经验,已然不惧怕屹立在风雪中的刀梯。风雪之中,他熟练的踏上刀梯,光着的脚丫踩在一片片冰冷的刀片上,若是一般人,除了害怕,也必定冷得耸肩缩背。   
         刚从一道道刀梯上下来,父亲就马上过来关心道:“冷不冷?”这时候,师公送来了小半杯“热水”,安江飞实诚的说道:“这么一点?”师公也不生气,说:“你喝嘛,喝了我再给你接。”然而,这一口喝下去后安江飞才发现这是一杯热酒,师公笑道:“暖暖身子,别感冒了!”。师父张月福也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厚厚的长筒棉袜:“来、来,穿一下我这个,保你暖和!”。姑父张玉文也很照顾他,总是想要多分一些演出费给他。他说,师父们很照顾我,小小的举动却让我感触很深,很感动,虽然那时候很累。正因如此,长辈们的关爱也成了他了永远不能忘记的回忆。
         他对师父们也很敬重,吃饭之前,必是先请师,长辈没夹过的菜,自己也绝不动筷。这正是傩戏所注重的尊师。
         “井淘三遍出好水,人从三师武艺高”,从师,既磨练了他的傩戏技艺,同时也让他学会许多道理,切身感受到了师父们体贴入微的关心、爱护。
艰辛向前——恪守不渝的传承傩戏
         傩戏,亦称“傩堂戏”,在德江当地有“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的风俗,安家世代传承傩戏也遵循这一风俗。傩戏对他而言,不仅是一种爱好,更是家族传承,责任所在。


         多年以来,他跟随师父们多地演出,德江县的大街小巷、相邻的县、遵义、广西等地方,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遗憾的是,自己因为学业未能跟随师父一起去北京、上海等更大的舞台出演。当他走过这些地方,看到许多好奇的观众,他真的觉得傩戏如标语“世界傩戏在中国,中国傩戏在贵州,贵州傩戏在德江”一般闻名遐迩。直到到了大学,他才发现身边大多数人并不了解傩戏,有的人甚至不认识“傩”字。此时他意识到自己的理解出现了偏差,不由发出感慨:“传承应该很难了。”
         后来,在学校里看了黄梅戏《女驸马》,他发现,相比之下,身为中国十大戏种的黄梅戏,其发展更好、规模更大、服饰更加精致、唱腔也更加考究,这也让他认识到傩戏发展的一些阻碍:傩艺师中大多数人的唱法都很单一,该勾的地方也唱平了,鲜少有人会考究深入。而他自己却“不甘如此”,总会琢磨腔调,该勾的地方绝不唱平,尽量做到最好。除了唱腔,他也十分注重人物的塑造,自己也亲身表演过二十多岁的少女,老太太等角色。
         他在傩戏传承上,除了继承先辈,他也在不断深究、不断拓新,不仅有技艺上的,也有观念上的。他表示,希望能打破“传内不穿外,传男不传女”的观念,让更多人深入了解傩戏。尽管以后有了固定的工作,自己也会用业余时间继续唱戏。
          一路走来,他“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始终如一的坚持传承。而他的坚持也得到肯定:2019年在我校“首届贵州省大学生文化创意大赛”中获得二等奖;同年获我校“礼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特色作品二等奖;受邀为贵州省非遗文化厅拍摄傩戏的纪录片……与傩共成长,傩文化已然渗入到他的骨子里;师脉相承,深情的对白让他心领尊师之道;行在传承之路,少年芳华且放心去闯!  (钱诚元 邹姗江)

 

编审:融媒中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